Transformers: Dukekkvin

Discussion in 'Transformers Fan Fiction' started by WildDagger, May 30, 2009.

  1.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It's the Crossover of Transformers.

    This idea comes from Kamen Rider Decade(仮面ライダーディケイド)

    So, here's the entry list:

    (If the series are side by side, it means these series is the same world)

    Japenese Name/English Name/Chinese Name

    戦え!超ロボット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The Transformers/變形金剛
    戦え!超ロボット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2010/The Transformers (Third Season)/變形金剛2010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ザ☆ヘッドマスターズ/Transformer: The Headmaster/變形金剛:頭領戰士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超神マスターフォース/Transformers: Super-God Masterforce/變形金剛:超神MASTERFORCE(隱者戰士)
    戦え!超ロボット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V/Transformer Victory/變形金剛V(勝利之鬥爭)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Z/Transformer Zone/變形金剛ZONE

    ビーストウォーズ 超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Beast Wars/百變金剛
    ビーストウォーズ 超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セカンド/Beast Wars Second/百變金剛SECOND
    ビーストウォーズ 超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ネオ/Beast Wars Neo/百變金剛NEO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カーロボット/Transformers: Robots in Disguise/變形金剛CAR ROBOT(汽車人戰記)

    超ロボット生命体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マイクロン伝説/Transformers: Armada/變形金剛:微型傳說(雷霆艦隊)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スーパーリンク/Transformers: Energon/變形金剛:超能連結(能量晶體)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ギャラクシーフォース/Transformers: Cybertron/變形金剛:銀河原力(塞博坦傳奇)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Transformers/變形金剛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リベンジ/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變形金剛:墮落者的復仇(復仇之戰)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アニメイティド/Transformers Animated/變形金剛進化版

    トランスフォーマー エポックレジェンド/Transformers: Epoch Legend/變形金剛:新時代傳說

    P.S.

    1. "Transformers: Epoch Legend" is the fan-fiction written by writer.
    2. "Dukekkvin" means "25" in Esperanto.
    3. The First Version will be Chinese Version.
     
  2.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1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1 當地球停止轉動-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 (地球が静止する日)

    鬧鐘是張極衡一天早上最早聽到的聲響。
    好煩……
    邊想著,極衡不由得伸手按掉鬧鐘吵個不停的聲響。
    才剛按掉一個鬧鐘,下一秒,又換另外一個鬧鐘響起。
    天啊……早知道就不要設那麼多鬧鐘……
    極衡被吵得受不了,終於從床上爬起。

    一旁剛才被他按掉的鬧鐘上面正寫著「6:30」。
    ──六點半了?不妙!要遲到了!
    看到時刻的同時,還半夢半醒的他立刻回神,急忙在混亂的房間中尋找著自己的書包。
    如果是平常,他大概不會那麼緊張。
    問題在於今天是他高二的開學日。
    結果一緊張起來,反倒把已經很亂的房間弄得更亂。
    「哇啊!」
    被擺在地上的書堆給絆倒,他想也不想就伸手抓住書櫃。
    書櫃被他這一抓給晃了一晃。
    下一秒,一堆擺在書架上的玩具就掉了下來。
    「啊──!」
    他看著掉在地上由紅色、銀色和藍色配色的機器人玩具,心想著「今天真是糟透了」,但也無暇去把這玩具給擺回原位。
    即使在房間打轉了半天,他仍是想不到要帶什麼,只好換上運動服衝出房間。
    從擺在廚房的冰箱抓了幾片麵包出來,他迅速跑出家門。

    「呼……」
    躺在公車最後一排的坐位上,極衡嘆了口氣。
    ──要是這個時候還有媽媽鐘就好了……
    極衡心想著母親要是還在家裡的話,大概五六點她就會二話不說把他從床鋪上挖起吧。
    但是,此刻他的父母親並不在身邊。
    ──真是的。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國啊……
    極衡盯著窗外已經看了一年的風景。
    『自己要學會打理生活喔。總不能你成年了還要我們幫你打理一切吧。』
    他的母親是這麼告訴他的。
    就在他的思緒回到學校生活時,身邊的空位上突然多了一名女性。
    粉色的短袖運動服。
    是極衡就讀的高中的學生。
    她看起來也是剛衝上公車,因為她一直喘著氣。
    大概是注意到極衡的視線了吧,女學生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這時極衡才注意到少女的書包。
    上面一如他學校的學生都很愛玩的事──為自己米黃色的書包作裝飾。
    少女的書包上面還有一個胸針。
    胸針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但上面的圖畫內容才是重點。
    一個藍色的機器人和一個銀色的機器人似乎在坐什麼怪異舉動。
    ──這……為什麼要把柯博文和密卡登搞的那麼腐啊!這傢伙一定是腐女!
    極衡有種想嘔吐的感覺。
    他不喜歡這種隨便把角色配對的行為。
    但畢竟他不認識這名少女,只是微微嘟起嘴又轉回去看窗外的風景了。

    兩小時後。
    極衡坐在自己新教室中靠外面窗戶的坐位上。
    周圍有不少同學是自己一年級時同班的同學,因此倒還能聊的開。
    雖然聊的都不是極衡自己喜歡的主題。
    不過他比較好奇的是自己前後兩個位置都是空的,詢問旁人,也沒人知道那兩個位置是誰的。
    就在教室還在喧鬧的同時,導師進來了。
    這名導師似乎是新老師,是教數學的,但極衡對這沒有興趣。
    導師先是提到這班是文組班,然後又開始提文組班未來的發展諸如此類的,令極衡不由得感到有些厭煩。
    就在此時,導師終於停止談話。
    「對了,這學年我們班上有兩名從外國來的交換學生,話先說在前頭,別給我用他們聽不懂的中文在背後說他們的閒話喔,被我查到就賞你警告兩支,有聽到吧?」
    一聽到「警告兩支」,全班所有人都點了點頭。
    「好,那麼……進來吧。」
    導師走到講台旁,看了看門外。
    因為毛玻璃的關係,極衡看不到這兩名交換學生的模樣。
    兩名學生緩緩走進班上。
    極衡終於能看清楚交換學生的模樣。
    一男一女。
    兩人都穿著學校的運動服。
    男學生用一句成語來形容的話就是「人高馬大」。
    看來應該不是染的藍髮與藍色的雙眼,配上藍色的運動服更讓他顯的一整個藍,然而他臉上一點也不「藍」,反倒有著兇狠的眼光。
    「Asterial Brahe」
    男學生在黑板上寫下這字。
    「我是從底特律來的交換學生,」
    令極衡訝異的是他中文說得很棒。
    而且話中並沒有兇狠如黑道般的感覺。
    ──這麼說,他是美國人嘍。
    「這個是我的名字。」
    他指著黑板上的那兩個單字。
    「就這樣嗎?要不要告訴所有人你的興趣之類的,說不定大家會比較容易認識你喔。」
    看到男學生一副想下講台的樣子,導師就在一旁說道。
    「興趣啊……這我就不好透露了。」
    他露出苦笑。
    「是嗎……好吧,那你的位置……極衡,他坐你後面,行吧?」
    沒差啦。
    極衡回覆著。
    聽到極衡的回覆後,導師用點頭示意男學生到自己位置上坐好。
    輪到女學生了。
    由於之前的目光都在已經坐在自己背後的美國男學生上,極衡完全沒把心思放在女學生身上。
    結果一看到女學生的樣貌,極衡嚇了一跳。
    那是早上坐在他身邊,被他認定是「腐女」的女學生。
    ──不會吧!這會不會太巧了!
    他當場啞口無言。
    那名女學生似乎也注意到他了,她受到驚嚇的程度似乎比他還大一點。
    就那麼一秒鐘。
    女學生馬上回復鎮定,並且將美國男學生寫下的名字給擦掉。
    「中村秋槙」。
    「Nakamura Akimasa」。
    邊寫下自己的名字,女學生還在一旁標上羅馬拼音。
    ──她是日本人啊?
    「我的名字是這個。最後一個字中文好像是唸成『顛』的音吧?不過我沒那麼瘋癲就是。」
    她一開口就這麼說。
    中文也很標準。
    極衡心想著以後要和他們兩個對話應不致有問題。
    「興趣這方面……不好意思,我和他一樣,難以啟齒……」
    ──腐女也很怕給人知道吧。不對,既然如此就不該把那種胸針縫在書包上啊!
    極衡在心中暗暗吐槽著。

    雖然如此,他對於這兩名交換學生的認識也就僅此於止。
    正式開學之後,縱使他的位置就夾在這兩名交換學生之間,他並沒有將時間花在和他們溝通上面。
    反倒是他周遭的男同學一下課就會想找秋槙談天、女同學則是找亞斯特里爾試圖和他交往,不過都很失敗──男同學經常覺得秋槙的話太天馬行空、女同學則總是被亞斯特里爾的兇惡眼神給逼退。
    雖然極衡覺得亞斯特里爾本性是不壞。
    ──那副凶狠眼光是遺傳的嗎?跟某人一樣嘛……
    看著又一名被亞斯特里爾的眼光嚇退的女學生,極衡不由得生出哀憐之情。
    不是對那名女學生,是亞斯特里爾。

    和他們開始接觸,是某次在電腦商場的巧遇。
    他手上正拿著一片準備結帳的DVD。
    「嗨。」
    因為沒料到他們兩人一起出現在這裡,極衡只是簡單回覆一聲。
    「你怎麼會在這?」
    秋槙問道。
    「買東西啊。」
    說著極衡就有種想把DVD藏到身後的衝動。
    但亞斯特里爾的動作更快。
    「那片DVD是什麼?」
    邊問他邊把極衡手上的DVD搶過來。
    「呃……這是CYBERTRON嗎?這版的柯博文我好像有看過。」
    亞斯特里爾的話讓極衡又是無法反應。
    「……你看過?」
    「何止看過,我家有美國版全套的DVD呢……只是我沒想到你也會看就是。」
    「這有什麼值得驚訝的,你不知道這個地方的文化就是對那種有別於他們的人施以歧視嗎?。」
    秋槙在一旁說道。
    「我看我們兩個的祖國都一樣吧。」
    亞斯特里爾回道。
    「不,應該說這是人的本性。」
    極衡邊說邊搶下亞斯特里爾之前拿走的「銀河原力」的DVD。
    「我是很喜歡『變形金剛』,但別人都把我當怪胎。」
    他嘆了口氣。
    「大家好像都一樣啊。」
    秋槙也嘆了口氣。

    這是他們認知到彼此的開始。

    在那之後又數個月。
    「為什麼你就是搞不懂狂派也有值得稱讚的地方啊?」
    「狂派那些傢伙不就是要征服宇宙的惡人嗎?有什麼值得稱讚的地方啊?」
    亞斯特里爾和極衡爭吵著。
    「我說,你們這兩個狂派控和博派控可以不要再吵了嗎?」
    「你這腐女子別插話啦!」
    秋槙在一旁試圖勸架時,反被兩人一起吐槽回去。
    這已經是他們最常作的舉動了。
    極衡雖然喜歡變形金剛,但他比較喜歡的是博派這一方的變形金剛;相反的,亞斯特里爾喜歡的是狂派的變形金剛,因此兩人總是會為了支持對象不同而起爭端,最後總是得要秋槙來緩頰。
    然而秋槙卻很喜歡把變形金剛胡亂作配對──先不提王道配對的「柯博文與密卡登」,她還喜歡去亂配別的,比方說「天王星與爵士」之類。
    我真服了你。
    每次聽到秋槙的配對名單時,極衡總是只能嘆氣。
    大概每天都是像這樣的日子。
    他們一起在學校的某個樹蔭下聊天。
    然而,今天卻不太一樣。
    亞斯特里爾覺得今天的天氣怪怪的。
    「怎麼了,亞斯特里爾?」
    「今天不是天氣預報是晴天嗎……」
    雖然天氣預報是晴天,天空卻烏雲重重。
    「這裡的氣象預報準度在全世界一直吊車尾,別太在意。」
    極衡回道。
    「不,今天感覺不一樣。雲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
    在亞斯特里爾才剛講出這話時,一瞬間世界有了變化。
    極光。
    極衡第一個想到的是這個。
    天空中出現五彩繽紛且搖曳著的光輝。
    然後,光輝中冒出了一堆戰鬥機。
    在極衡想說這些戰鬥機是打哪來的時候,操場那邊也出現了變化──
    一團極光不自然的在操場上冒出。
    「極光……為什麼?」
    秋槙發出的音調也變高了。
    一瞬間,光束飛彈從極光中冒出,朝著戰鬥機飛去。
    戰鬥機一瞬間變形成機器人。
    被躲過的飛彈光束紛紛擊中附近的校舍、高樓大廈,甚至連捷運站也無法避免。
    瓦礫堆散落在腳邊。
    「不會吧!」
    極衡大叫著,又看了看操場上的那一團極光。
    型型樣樣的車子正在那裡。
    下一秒,他們變形成機器人,也開始大力掃射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在極衡張大嘴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時,一道極光籠罩在他們身旁,令周圍的一切變暗了。
    然後,連極光這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
    他們處在於一片黑暗中。
    「怎麼回事……」
    亞斯特里爾囁嚅著。
    極衡四處張望著。
    這裡似乎無邊無際,完全看不到盡頭。
    不對,就連他們是否站在地面上也是問題。
    他們像是浮在空中一樣。
    『這一天終於到了。』
    一名青年的聲音浮現。
    『看來神使大人沒有說錯呢。對吧,里特。』
    另一個聲音浮現,那個聲音與之前先出聲的青年有差別,但能聽得出來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也是名青年。
    「是誰?」
    極衡大吼著。
    像是回應著他的吼聲,兩架機器人的身影浮現在他們面前。
    什麼……
    兩架機器人的身體全是黑色的,但仍能看出樣子的不同。
    其中一架機器人臉上罩著發光的藍色面罩,完全看不出其表情;另一架則是只是有著藍眼,仍能看出表情。
    但是極衡也就只能看出這麼多了。
    在極衡三人驚訝之時,罩著藍色面罩的機器人全身發出光芒。
    光芒散去之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名紅髮青年。
    「你是誰……」
    青年並沒有回應,只是指著周圍。
    一圈極光將他們給籠罩住。
    三人四處張望著。
    極光中反射出的是一大群機器人正在世界各處互相戰鬥著,並且破壞了世界各地。
    「這是怎麼回事啊?回答我們!」
    極衡大喊著。
    青年舉起左手,彈了彈手指。
    三架如同手臂裝甲的東西出現在他面前。
    「那是……」
    「Triunuo Visor……去尋找你們的主人吧。」
    青年發話的同時,這三架機器分別冒出紅色、藍色和綠色的光芒。
    紅色的機器套到了極衡的左手臂上。
    藍色的機器套到了亞斯特里爾左手臂上。
    綠色的機器套到了秋槙的左手臂上。
    「這是什麼啊?」
    亞斯特里爾叫道。
    極衡則注意到他的機器上刻著博派變形金剛的徽章。
    「等一下,這上面……為什麼會有博派變形金剛的徽章?」
    青年沒有回應。
    「里特,我們的使命應該完成了吧?」
    「不,還沒……嘖,他們來了。」
    被機器人喚作里特的紅髮青年啐了一口,就與那架機器人一同消失了。
    「喂,等等!你還沒回應我們的問題啊!」
    極衡又喊道。
    但沒有回應。
    「嘖……那兩個傢伙……」
    極衡嘟起嘴。
    「等一下……極衡……你感覺到了嗎?」
    此時亞斯特里爾突然睜大雙眼。
    秋槙也一樣。
    「……他們來了。」
    她才剛說出口,那邊就冒出了一群身影。
    「怎麼老是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
    亞斯特里爾嘆了口氣。
    那是一個巨大的人形。
    然後,在他身邊的是一群很像是怪獸的機械。
    那群機械中有狼型、鳥型等。
    「Terrorcon是吧?《超能連結》裡的那一種……」
    極衡皺起眉頭。
    「可是,我們也沒能力和他們打吧?我們是人類耶!」
    『你們並不是沒有能力……看看你們的左手臂上的機器吧。』
    被喚作里特的那名紅髮青年的聲音又出現了。
    但這次極衡根本沒看到他的身影。
    怪獸逐漸逼近他們。
    「嘖!」
    極衡看著自己左手上的機器。
    那一瞬間,他的腦中閃過許許多多的記憶。
    ──這是什麼……不屬於我的記憶……
    然後──
    他按下機器上的博派變形金剛徽章。
    「變形!」
    『TRANSFORMATION』。
    他大喊的聲音與機器發出的聲音同時重疊。
    機器放出一陣光芒籠罩住他的身體。
    「極衡──!」
    亞斯特里爾發覺身邊的極衡身影被光吞沒之後,開始變的巨大──
    『KORPO』。
    機器發出聲音。
    「極衡……這是怎麼回事?」
    事情發生得太快讓亞斯特里爾和秋槙完全反應不過來。
    全身覆蓋著紅色裝甲的銀色機器人正出現在他們身邊。
    他的左手臂上則裝備著那架機器。
    紅色機器人舉起左手。
    『GRAND CONVOY‧TRANSFORM』。
    機器冒出聲音。
    紅光一閃,紅色機器人變成了另一架機器人。
    這架機器人雖然一樣是紅色配色為主,但他的腳卻與身體不成比例。
    那架機器依然裝備在左手臂上
    「……《能量晶體》的超胖柯博文(Fatimus Prime)?」
    「什麼話!是《超能連結》的巨神柯博文(Grand Convoy)才對吧?」
    「少說這麼多了,你們快後退!」
    在亞斯特里爾和秋槙爭辯之時,那架機器人發出了極衡的聲音。
    「原來是變身啊!」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一同後退。
    那群野獸般的機械逐步靠近。
    『GRAND FORCE』。
    隨著那架機器的聲音,四架機械從虛空中冒出。
    能夠看的出其中一架是消防車,一架是直升機,另外一架是鑽掘機,還有一架是潛水艇。
    「喝!」
    機器人「跳」上半空,四架機械也跟著與他「合體」──
    消防車形成了右腕、直升機成為左腕、鑽掘機成為右腳,潛水艇則成為左腳,而那架機器則是先分離之後再組裝回左臂上。
    「巨神柯博文‧超級模式!」(Grand Convoy Super Mode)
    機器人大吼著。
    怪獸般的機械越靠越近了。
    「極衡!」
    秋槙喊著。
    『FINAL ATTACK MODE』。
    「全彈射擊!」
    在喊出聲的那一剎那,機器人的全身上下射出飛彈。
    飛彈逐一將機器怪獸擊毀。
    就在此時,遠方的巨大人形也消失了。
    機器人閃出光芒。
    先是變回原本的紅色機器人,又閃出一道光芒,變回極衡的模樣。
    「呼……」
    他喘著氣。
    秋槙對他伸出手,一把將他拉起。
    「我的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還會變身啊?」
    「我不知道......我連這東西對我的意義是什麼都想不起來,想到的只是戰鬥的方法而已。」
    極衡解釋著。
    「啥?」
    亞斯特里爾搞不懂極衡的意思。
    就在這時,里特和那架機器人又出現了。
    「看起來應該還來的及。」
    里特說道。
    「先告訴我們,你們兩個是誰?」
    亞斯特里爾叫道。
    「別急嘛。」
    機器人說道。
    「你想起來了嗎?」
    里特問道。
    眼線對上極衡,令極衡感到一陣壓力。
    「……只想起怎麼戰鬥而已。」
    「這麼多也夠了。」
    「等一下!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秋槙也問道。
    里特舉起左手又彈了一彈。
    極光再次出現在他們周圍。
    裡面還出現了更多機器人戰鬥的畫面。
    「那是什麼……」
    「你看到的,是連同你們世界總共有十一個世界中的變形金剛戰鬥的情形。」
    機器人說道。
    「變形金剛是真的存在……?」
    亞斯特里爾瞪大雙眼。
    「是的,但不存在於你們的世界。」
    里特回道。
    「十個世界中,誕生了十種不同的變形金剛故事。由於次元產生的重力子互相吸引,所有的世界正逐漸的進入同樣的次元位……」
    機器人說道。
    「……在那樣的情況下,同類的東西無法占據同樣的一個位置,但因為存在是永恆的,因此為了化解這個矛盾,世界的定理就是──」
    里特說完,頓了一下。
    「──十一個世界和居住於其上的人民會一起被次元震影響,回歸『無』的狀態。」
    里特與機器人一同說出最恐怖的後果。
    三人好一陣子說不出話。
    但里特不理會他們,逕自說道:
    「你們必須踏上巡迴十個世界的旅程,找出『扭曲』之處,並且將其解決……那是唯一的方式,只有這樣,所有世界才能避免被過多的重力子毀滅。」
    「……為什麼是我們?」
    「你會知道的……每個人都是旅人,並且在旅程中,你會找到自己誕生的意義。」
    機器人說道。
    「走吧,巨蛇密卡登。我們的使命……應該是完成了。」
    「嗯。我們走吧,里特。」
    「喂,等一下!你還沒告訴我們──」
    兩人轉頭離去,不管亞斯特里爾的疑問,很快就消失在極衡他們的面前。
    「──該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
    但極衡舉起左手。
    「離開的關鍵就是這個啊,亞斯特里爾。」
    他說道。
    「是嗎?」
    「嗯……」
    極衡左手機器上的博派徽章閃動。
    紅色的光芒從博派徽章發射,在三人眼前造出了一道很像是門的泛光薄片。
    「你們兩個照作。」
    「呃,是!」
    「那就來吧。」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一起伸出左手。
    藍色和綠色的光芒同時從兩人的機器中冒出。
    兩道光打在薄片上,將泛光薄片變成一道極光。
    「進去吧。」
    極衡說道。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麼多……
    心中抱著疑問,亞斯特里爾跟著秋槙與極衡一起踏進極光中。

    當亞斯特里爾回復知覺時,極衡已經在四處張望了。
    「這裡好像不是我們的學校吧?」
    「的確不是……」
    「……還有你那是什麼衣服啊?」
    亞斯特里爾看著極衡身上的衣服。
    白色的長袖T-Shirt加上一件紅色的短袖再配上灰色的長褲……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運動服被換掉了,不過我平常就是穿這件便服啊。」
    極衡的回應令亞斯特里爾有點想噴飯的感覺。
    看了看自己,他卻也笑不出來了。
    自己的衣服也被換上了一件無袖襯衫和牛仔褲。
    一旁的秋槙則也是一套短袖上衣和長褲的裝扮。
    是穿越次元的時候自動換上的嗎?這機器還真方便……
    就在亞斯特里爾把視線轉到自己左手上的機器時,他發現了。
    自己的機器上有著狂派變形金剛的徽章。
    ──呃......極衡是博派而我是狂派……還真合乎彼此的喜好啊……那麼……
    「秋槙,你的機器上是什麼圖案?」
    亞斯特里爾看向秋槙。
    秋槙也讓他看了。
    「啥?這是什麼?」
    秋槙的機器上面畫著的是一個QRCODE般的圖案。
    「我怎麼知道。」
    此時,極衡靠了過來。
    「有人來了,先躲起來吧。」
    亞斯特里爾這時才開始注意周遭的環境。
    這裡似乎是一個已經廢棄的發電廠。
    周遭並沒有任何房子,只有滾滾風沙──這座建築物似乎是建在沙漠中的。
    他們躲到建築物的牆角,並偷偷的探出頭。
    「你們這些傢伙!我們不會允許你們這般亂拿能量晶體的舉動的!」
    「能阻止我們就試試看吧,你們這些博派混帳!」
    能聽的到很像是青年與少年的對罵聲。
    「那是……」
    一架全身有著火焰裝飾的橘色機器人、白色且看似由保時捷變形的機器人、還有一架看似小型車變形的黃色機器人正與三架由戰鬥機變形的機器人對壘。
    「這到底是什麼世界?」
    極衡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機器。
    機器閃出一行文字。
    「GENERATION 1」。
    「是嗎……這裡是G1的世界啊。」
    他將視線轉回那些正在對壘的機器人上。
     
  3.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2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2 交錯的世界-Cross Over(交わす世界)

    極衡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兩方已經開火了。
    他們也注意到了兩方身上的博派和狂派標誌。
    「怎麼辦?我們要幫哪一方?」
    秋槙問道。
    「博派!」
    「狂派!」
    極衡和亞斯特里爾一同說道。
    接著他們怒目瞪著彼此。
    ──就知道是這個樣子……
    秋槙看著一副要吵起來的兩人,嘆了口氣。
    「我看還是兩邊都別幫吧。」
    她說道。
    極衡和亞斯特里爾一起看向她,無奈地嘆了口氣。
    就在此時,較小的那個黃色的機器人突然朝他們跑過來。
    他還發現機器人的旁邊跟著一名穿著工人制服的褐髮青年。
    雖然說是青年,但他的年齡看來只比極衡大個幾歲而已。
    「喂!你們怎麼會在那裡?」
    青年喊道,並且奔至他們身邊。
    突然被這麼一問,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被傳過來的……你會接受才怪。
    注意到青年已經和三人會合,黃色的機器人也回去支援另外兩架機器人。
    另外一邊,白色的機器人和胸口有著火焰塗裝的橘色機器人仍在砲轟著身上有著狂派標記的機器人。
    「羅德,你衝太前面了!」
    看著雙手都拿著步槍的橘色機器人越來越離開陣線,白色的機器人立刻叫道。
    橘色的機器人馬上回到陣線。
    青年像是沒注意到他們左手臂上的機器,只是一個勁的嚷道:
    「天啊,待在這遲早會被那些狂派混帳狙擊的!跟我來!」
    並且示意要極衡他們跟他走。
    我才不信他們會這麼爛呢。
    亞斯特里爾臉上顯現出這樣的表情,注意到的秋槙急忙以自己的身影擋住他的臉,但亞斯特里爾太過高大以至於嬌小的秋槙也沒辦法擋住他的凶狠眼神。
    青年把他們帶到三名機器人的背後。
    遠方突然傳來陣陣車聲。
    「嘖,是博派的增援!」
    「那些傢伙又來了!」
    像是這般的聲音在狂派的機器人中不斷冒出。
    雖然知道援軍來了,但那三架機器人並沒有停下砲火,反倒是狂派的機器人見到對方來了增援戰意就涼了半截。
    「……不好,全軍撤退!」
    帶頭的機器人大喊著,並且率領著這群狂派機器人迅速離開戰場。
    極衡又看了看遠方的援軍。
    這群屬於博派的援軍的領頭者是一輛紅白藍配色的卡車。
    ──如果這裡是G1的世界的話,那麼這個青年、這台卡車、黃色的機器人、還有那些機器人就是……
    他低下頭思考著。
    在他思考的時候,卡車已經停在四人和機器人面前。
    然後變形。
    一架紅白藍配色的機器人站在他們面前。
    「柯博文……」
    三人喃喃自語著。
    不過突然說出名字的舉動卻反把那架機器人嚇一跳。
    「嗯?原來我已經那麼有名啦……我以前應該沒見過你們吧?」
    你本來就很有名啦,至少在我們的世界是如此。
    極衡心想著。
    然後那架機器人將視線轉向之前在這邊戰鬥的三架機器人。
    「爵士,這邊的能源有沒有任何損害?」
    白色的機器人則回覆他:
    「沒有被狂派那些人搶走。」
    「那就好了……對了,斯派克,你認識他們嗎?」
    柯博文將視線望向那名青年。
    「不認識……我之前才檢查過這裡除了工程機器人以外沒有任何人,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過來的。」
    青年雙手一攤。
    「把他們丟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吧。」
    橘色機器人突然介入對話。
    「你說的對,羅德,可是我覺得你應該問問他們的意見。」
    你那語氣不就是代表我們沒得選擇了嗎?
    亞斯特里爾皺起眉頭。
    「我們是沒差……因為我們連怎麼到這裡的都不曉得,一回過神來就在這了。」
    「好神奇啊。」
    雖然看不到爵士的雙眼,但秋槙覺得爵士大概覺得很有趣,因為她有看到底下的燈有閃了那麼一下。
    「那,跟我們一起走吧。大黃蜂,你負責載他們和斯派克。」
    柯博文望向黃色的機器人。
    「是!」
    黃色的機器人舉手敬禮之後,迅速變形成一輛金龜車。
    「走啦,亞斯特里爾,難不成你想一個人在沙漠中渴死?」
    在極衡上車之時,他還看到秋槙半推半拉的將亞斯特里爾拖向大黃蜂變成的金龜車。
    聳起肩,他看了看早就在車上坐定位的斯派克。
    「……你們真的很怪。」
    他仍然嘟噥著。
    一個華裔人士、一個日本人和一個美國人的搭配很怪吧?唉,你會習慣的啦。
    大黃蜂則是開始放起歌來。
    「原罪的最後不是眼淚 而是一直背負著痛苦」
    「秋槙,你很煩耶,我自己會走啦!」
    亞斯特里爾還是一臉不情願,但秋槙卻是站在外頭等他坐進去後才坐進大黃蜂變成的金龜車後座。
    「在看不見出口的感情迷宮中迷路 誰會在盡頭等我」
    沉重的音符在車中迴響著。
    「大黃蜂,換首輕快點的吧,現在的情況已經夠糟了。」
    斯派克嘆了口氣。

    當他們回到在火山底下博派所有的黃色太空船基地時,已經是數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歡迎回來,總司令官。」
    一架藍白色配色的機器人正站在基地入口,像是守衛一樣。
    「不用特別跑到基地入口等我們吧,馬格斯老哥。」
    羅德一副哭笑不得樣。
    「羅德,不要沒大沒小。」
    爵士伸手拍起羅德的頭。
    「咳,我站在這是因為我覺得有要事一定要總司令官先處理,怕說總司令官一回來基地就忙到連聽我報告這件要事都沒時間了。」
    馬格斯說道。
    「什麼事?」
    「能源殘量可能在最近幾個月內就要用光了。」
    「果然不是什麼好消息……」
    柯博文嘆了口氣。
    「跟福特說一下,希望他和他那群從麥斯特星來的科學家可以用更少資源……再這樣下去恐怕等不到他們把能量精緻化的技術研發成功,我們僅有的能量就會被他們給用光了,人類那邊也不可能將電量給我們……他們也自顧不暇了。」
    「我也是這麼想,但福特說如果真這樣的話他們也不能研發了,偏偏那是目前能解決危機的方法中能最快成功的方法。」
    馬格斯也是兩手一攤。
    「我想跟雅希要報表,羅德,可以請你去跟她拿一下嗎?」
    「好。」
    羅德說完,便往基地的一角走去。
    ──什麼啊……這個世界到底事發生什麼事了……如果這裡是G1的世界,那還真跟我想像的差很多……
    秋槙還能看見柯博文的臉上冒出苦惱的神情。
    「柯博文,奇普說他找到狂派的基地了。」
    一名全身紅色的女性機器人從走廊一端走出。
    「精英,等一下再告訴我吧……」
    柯博文像是得到解脫一樣,顯露疲態。
    「唉……我說你到底幾天沒休息了……」
    女性機器人露出苦笑,走到柯博文身旁攙扶著他走向來時的方向。
    「馬格斯、爵士,基地的事情先拜託你們了。」
    「知道了,精英前輩。」
    「沒問題啦。」
    爵士邊回應還邊豎起大拇指。
    被稱作精英的女性機器人也只是再把苦笑表現的大一點,然後就拖著柯博文走遠了。
    「我去看看奇普,大黃蜂你也一起來吧。」
    「好,我也想看看卡莉的狀況。」
    邊說兩人也往走廊另一端走去。
    「總司令官和精英前輩他們兩個還是這麼閃啊。」
    等到看不到兩人後,爵士突然說道。
    「畢竟是總司令官最後的親人了嘛,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這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嗎……」
    馬格斯說道。
    再不問的話不行。
    想到再不問清楚的話可能自己會永遠沒機會搞清楚,極衡叫住兩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不知道嗎……看來你們國家的情報管制作的真好。」
    馬格斯先是詫異,然後就露出佩服的表情。
    「這不是什麼情報管制的問題啦,馬格斯,有些人是不關心自己身邊的事的。」
    爵士先是吐槽馬格斯的話,然後便說道:
    「我們是從塞博坦星來的機器人──」
    「這我們都知道,我只想問現在什麼能源問題是怎麼回事?」
    感覺爵士一說可能會越扯越遠,極衡趕快將問題拉回正題。
    「我們一開始以為地球的能源足夠讓我們這群變形金剛暫居,但很快我們就發覺有麻煩了。地球的能源照以前塞博坦星的統計看來,起碼可以讓我們與人類一起居住數百萬年沒有問題……」
    以前?那現在是……
    「但沒想到人類短短三百年來,就把地球的能源用到快光了!」
    馬格斯接下爵士的話。
    哇,問題真的好大。
    秋槙心想著。
    「然而,地球還沒有能夠永續發展的能源,而我們塞博坦星來的變形金剛所有的能量晶體爐也已經故障了,這意味著我們只能依賴地球上的能源。」
    爵士繼續說道:
    「本來我們是靠著分配方式盡量讓所有人都有著最低限度的能量供應,但有些人卻認為能量分配不公,而開始以搶奪方式搶奪剩餘量早已不多的能量……那些人就是狂派。」
    原來這世界的狂派搶能源是因為認為能源分配不公?和我猜的差好多……
    聽見爵士的話,極衡感到很訝異。
    「一開始他們是來我們博派的各地區基地搶我們的能量晶體,但我們努力防守下是守住了,然而這也讓他們開始把腦袋動到沒辦法反抗他們的人類身上。」
    馬格斯繼續把話接下去。
    「他們開始襲擊各地的發電所,並且將發電所中的能量用來自己使用,也讓人類跟著陷入能源危機……或許你們都沒注意過吧,自從襲擊事件開始後,世界的紛爭也多了起來,甚至已經出現為了能源而刻意將發展放在戰爭武器上,讓已經很亂的世界變得更亂……」
    「唉,我們是從天上來的沒錯,可是我們不是天上人啊,人類老是把希望放在我們身上,希望我們可以『武力介入』,偏偏我們自己都自顧不暇,可是沒辦法根除戰爭的。」
    爵士用開玩笑的語氣把主題結束掉。
    「既然這樣的話,分一點能源給那些狂派成員,能讓他們暫時滿足不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
    「怎麼可能?我就說了,我們博派自己能源都不夠了,還要再重新調整能源分配嗎?總司令官就是這樣的犧牲者啊……因為接踵而來的戰鬥的關係,他分配到的能源早就已經透支了。」
    馬格斯一聽到亞斯特里爾的話,馬上出現激烈的反應。
    秋槙只好嘆一口氣。
    「少年啊,事情可沒那麼簡單的。」
    爵士仍是帶著微笑。

    晚上。
    吃過晚餐後,極衡便在博派基地的走廊上四處踅來踅去。
    經過一處房間時,他看見了房間裡面的人像是在作什麼事。
    在收東西。
    而且看起來偷偷摸摸的。
    「喂──」
    在極衡出聲之時,房間中的人像是被嚇到一樣晃了一下後便摔倒於地。
    他這才發現那人是坐著輪椅的。
    於是他立即走進房間。
    那人倒在地上,不住呻吟著,看來是名眼鏡少年。
    「你是……奇普嗎?」
    想起自己以前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他的樣貌,極衡便問道。
    「你是誰?……不會是斯派克提到的那三個怪人的其中一個吧?」
    眼鏡少年問道。
    「怪人……他是這樣形容我們的喔?」
    「果然是啊……」
    得到這樣的回覆後,奇普也露出苦笑,同時使勁讓自己坐回輪椅上。
    「我是想問你在這邊要作什麼?」
    「找資料。」
    「啊?」
    「狂派基地的位置……精英拿走了之後不曉得放到哪去了,我只好透過這邊的終端機去找他到底把檔案放到哪裡去……」
    「你去找這幹什麼?不會是──」
    奇普不應該是博派堅定的盟友嗎?就和斯派克一樣──
    「你以為我要叛變?打從一開始我是因為斯派克而協助博派,但我覺得有件事我必須釐清前因後果。」
    應該是看穿了極衡心中所想的事情,奇普在極衡把問題問完前就打斷了他的問題。
    「不應該是這樣的……所以我想到狂派基地,問清楚他們為何而行動,即使他們的話中會有自我保護心理,但我認為兩方一定要對話。」
    奇普又說道。
    「透過對話,去了解彼此所想之事……說不定這只是很單純的誤解而已。」
    極衡卻也不知該怎麼回應奇普的話。
    匡。
    東西落地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極衡轉過頭一看,才發覺斯派克正站在那邊。
    糟了。
    極衡心想著要怎麼跟斯派克解釋才好。
     
  4.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3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3 能源危機(エナジー・クリシス)

    「奇普!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和那些傢伙有什麼好談的!」
    怒氣沖沖的斯派克朝奇普走去。
    極衡感覺的到斯派克每走一步發出的聲音如同地震一般。
    來不及制止,極衡只能看見斯派克揪起奇普的衣領。
    甚至還能看到斯派克眼中的血絲。
    「這樣有什麼不對嗎?斯派克,眼光要大一點。」
    斯派克仍然是瞪著奇普。
    極衡卻感覺到他在顫抖。
    是那種被背叛才有的憤怒與恐懼混合在一起的情緒。
    他們兩個之前是怎麼了嗎?
    「你不放心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去吧,怎樣?」
    奇普這句話一出,斯派克更是火大,一把將奇普摔在地上,口中大聲嚷道:
    「免談!打死我也不想和那些下三濫打交道,更何況那些傢伙……那些傢伙……」
    帶著眼淚,斯派克轉身,一把推開還愣在那的極衡便跑出房間。
    「……看來我踩到他的地雷了啊。」
    奇普苦笑著,又使盡力氣爬回輪椅上。
    極衡仍是帶著疑問。
    「斯派克到底是怎麼了?」
    「唉……他的父母親都是鑽探石油的工人,在一次狂派的襲擊中過世了,當時斯派克也在場,所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體會那種雙親在自己眼前身亡,自己卻什麼也不能作的悲慘狀況,而當時救了他的,是為了對抗狂派而來的博派變形金剛成員。」
    是這樣啊……難怪斯派克反應會那麼大,畢竟狂派那些人是他的仇人。
    「我去看看他。」
    「嗯。如果他不願意來的話,我晚上自己一個人去也行。」
    奇普說完,便推著輪椅往門外去。

    「奇普要去狂派的基地?」
    當秋槙和亞斯特里爾聽到極衡的話時,第一反應都是驚訝。
    「他是開竅了還是怎樣?」
    「他是說『兩邊一定要對話』。」
    「單靠對話就能解決一切嗎……?」
    秋槙露出困惑的神情。
    「不知道。可是斯派克很生氣就是。」
    極衡嘆了口氣。
    「他當然會生氣啊,畢竟他是博派的狂熱支持者嘛。」
    亞斯特里爾嘆道。
    「也不是這個原因……奇普是說斯派克的雙親是被狂派殺的,事實是怎樣我不知道。」
    「一定有誤會。」
    亞斯特里爾如此回覆極衡,然後又補上一句:
    「不管怎麼說,奇普要去的話我來保護他,反正看到這個那些狂派成員應該會將我當作他們的一份子吧。」
    說著亞斯特里爾便指著左手臂機器上的狂派標誌。
    「他們還沒發現吧……?」
    秋槙這才想起來亞斯特里爾的機器可能會為他帶來多大的危險。
    「沒發現就沒差啦。」
    亞斯特里爾露出微笑。
    「我去看看斯派克,你們兩個要去的話就去奇普的房間和他討論吧。」
    極衡說道。

    當極衡找到斯派克時,他正在一間看似於病房的房間中。
    他像是在看著床上的某人。
    那是一名有著亮麗金髮的女性,但看起來像是睡著了。
    「她是……?」
    「卡莉。我的女朋友。」
    「她怎麼了?」
    「是一場悲劇啊……」
    斯派克側過頭去,一臉悲痛。
    極衡大致猜到怎麼回事了。
    「跟你父母親的事有關嗎?」
    「是奇普跟你講的,對吧。」
    「嗯。」
    極衡點了點頭,覺得他不該問更多。
    「早知道當時就不應該帶她去老爸和老媽工作的鑽油平台……現在只有我一個人苟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卡莉也變成這樣……醫生診斷後是說她一輩子都不可能從植物人狀態中甦醒……」
    斯派克邊說邊轉過身看著極衡。
    「喂……我要怎麼辦……告訴我啊……」
    越說越激動,最後他乾脆一把抱住極衡哭了出來。
    斯派克……
    「這個世界……怎麼扭曲成這個樣子了……和我想像中的世界不一樣啊……」
    看著哭個不停的斯派克,極衡嘆了口氣。
    「想像中?……你是什麼意思……」
    呃──好像被聽出來了。
    被這麼一問,極衡覺得也不該隱瞞他,便說道:
    「斯派克,我和秋槙以及亞斯特里爾其實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
    「……另外一個世界?」
    「嗯。我們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和你們的世界開始重疊了,為了找出問題是什麼,我們才踏上旅程的,雖然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來到你們的世界就是在那個地方。」
    「是命運吧。」
    斯派克放開了極衡,頹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他看起來真的很沮喪。
    「奇普……他從小時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那時候我和他還有卡莉三個人常常玩在一起,那個時候……我覺得再也不可能回來了。」
    極衡無話可說。
    「要我和那些殺害父母,還讓卡莉變成那樣的混帳和談……門都沒有!」
    恨恨吐了一句,斯派克又回到一副頹廢樣。
    眼見不可能說服,極衡只好轉頭離去。
    ──這是需要時間來治療的傷痛啊……
    他想起自己在外工作的父母親。

    「結果──他還是不願意來啊?」
    亞斯特里爾嘆道。
    「也沒辦法啦,斯派克心中的創傷太深,這種傷口不是短時間就能痊癒的。」
    「既然如此就不要勉強他了啦,亞斯特里爾。」
    秋槙聽到極衡的回應後,也跟著嘆了口氣。
    「唉……我一直認為用對話就可以解決一切的。」
    奇普更是只有無盡的嘆息。
    「所以,我們是要去……狂派的基地對吧?不跟他們講行嗎?我們可也是另一種型式的軍隊喔。」
    被奇普拉來的大黃蜂一臉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
    「放心,大黃蜂……柯博文會諒解的,如果其他人怪罪你,你就說是我逼你的就好,我絕對不會讓你被罰的。」
    「是嗎……?」
    大黃蜂的臉上也帶著一絲憂鬱。
    要去見狂派。
    對他這個信守「狂派是必須打倒且沒得對話」的戰士而言,奇普提出的「雙方都必須試著對話」實在是令他難以接受。
    但是,他想試試看。
    「大黃蜂,我們三個也是有能力戰鬥的啦,真的出什麼問題我們四個就一起殺出重圍吧。」
    秋槙說道。
    ──你和我到現在都沒戰鬥經驗,上次也都只靠極衡一個人,別說大話啦,秋槙。
    亞斯特里爾在心中暗暗吐槽著。
    「好,出發吧。」
    奇普看向大黃蜂。
    大黃蜂剎那間變形成一輛黃色的金龜車,車門一開,奇普發現前座的座椅不見了,一道斜坡還從金龜車的車底伸出。
    「你坐前座,推輪椅上來就好。」
    「謝謝。」
    奇普露出微笑,並緩緩推著輪椅上了金龜車。
    「我們也上去吧。」
    極衡說道,三人一起坐上金龜車。

    「卡莉……我該怎麼辦……」
    看著身旁那小時候一起成長的伴侶,斯派克只是一直哭著。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前途看起來只有一片黑暗。

    隔天早上,在極衡他們抵達狂派基地前,就碰上了麻煩。
    「站住!你這博派的混帳給我停下來!」
    狂派的戰士叫住了大黃蜂。
    但大黃蜂只想趕快到達奇普指定的座標位置,根本不想管他。
    於是下一秒的狀況是:狂派一邊對準大黃蜂狂射光束,一邊朝他追來。
    直到狂派基地的大門口。
    「你們想幹什麼?」
    狂派守門兵士大叫著,也將槍對準了他們。
    「我下去和他談談。」
    「不會有事吧?」
    聽到奇普的提議,大黃蜂的話中帶著擔憂。
    「我也下去,有必要的話我會幫奇普的。」
    亞斯特里爾說完,不等大黃蜂回應,他就逕自打開車門下車,順便也幫奇普打開車門,便推著他的輪椅走向那名狂派兵士。
    出乎大黃蜂意料的,在奇普與亞斯特里爾下車不知道說了什麼話後,狂派的守門兵士居然讓他們進去了。
    越過數個通道後,一間有如一足球場大的大廳就在眼前。
    坐在類似皇帝寶座的椅子上,一架全身銀色,右肩還掛著一門大砲的機器人正等著他們。
    四人立即下車,大黃蜂也在下一秒變形回機器人模式。
    「聽說你們是來對話的……對吧?」
    嗯哼。這密卡登看來還是沒有多少差別。
    極衡看著眼前這個看來桀傲不遜的機器人。
    「我想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
    機器人邊說著邊站起身走下「寶座的階梯」。
    「能量晶體的問題,對吧?」
    他越走越接近眾人,大黃蜂則對他散發出的咄咄逼人氣息逼退了好幾步。
    「是的。」
    奇普毫不退縮,只是用清楚的語氣告訴密卡登他的答案。
    「喔……你和我見過的人類差真多,還滿有勇氣的。」
    「多謝誇獎。」
    奇普的臉上露出微笑,反讓密卡登不知怎麼應對。
    但奇普接著就立刻進入正題:
    「我想先請問『分配不公』的真相為何?」
    這個問題連極衡也有點訝異。
    他還以為奇普會問的是「為什麼要搶奪人類的能量」。
    「分配不公……我先問你,你知道我們的由來嗎?」
    密卡登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四人一起搖頭。
    大黃蜂默不作聲,似是尚未從驚嚇中反應回來。
    「就知道那些博派混帳不會告訴你們。」
    嘆了口氣,密卡登在大廳中漫步著。
    「音波,給他們看影片。」
    他望向大廳的一角。
    此時極衡才發現有名藍色的狂派兵士正站在那裡。
    喀鏘。
    四周暗了下來,四人和大黃蜂慌忙尋找自己的位置。
    「我們居住的塞博坦星最初是昆特薩星人為了他們的利益而在你們人類稱呼為『半人馬座比鄰星』的地方建造的機械行星。」
    在密卡登緩緩道出話語之時,一個立體投像的灰色球體出現在極衡他們面前。
    這灰色球體繞著一顆不斷變換光度的恆星,而這顆恆星又繞著另一個互繞的雙星系統。
    「在此同時,他創造出了我們變形金剛:博派的那些傢伙是民用的機器人,而我們則是保衛塞博坦星秩序與安全的機器人──喂,黃色的小傢伙,你總該知道吧。」
    大黃蜂微微點頭。
    「哼,老柯那傢伙還好沒連這種事都沒有告訴你們。」
    密卡登說完,又開始敘述下去:
    「昆特薩星人將我們利用到極致,我們每天就像作牛作馬一樣的不停工作,但我們不是單純的機器人而已,我們是一個『種族』,你看來還滿聰明的,應該知道種族的定義是什麼吧。」
    他看著奇普,似乎是等待他說出答案。
    「一群體其個體內部共有的某些特徵的組合,而這些組合源於共同的祖先,組成一個模糊的生理背景。」
    聽到奇普緩緩道出的答案,密卡登只是拍起手。
    「說的沒錯,我們就是像這樣有著生理情緒的機器人種族,這樣沒天沒夜操的總有一天也會厭倦、會疲勞,但大多數的昆特薩星人不肯讓步,該怎麼說……很像你們的南北戰爭爆發前的那種狀況,有一些昆特薩星人可憐我們,並且代表我們對其餘昆特薩星人發聲,然而,那些昆特薩星人的努力最終是一片空,昆特薩星人只是用『否決』便把我們的一切努力全部廢除。」
    這次換成出現一個有著五個面的奇怪生命體。
    「『大革命』便爆發了。我們軍用機器人與民用機器人聯手發動攻擊,這場戰爭打了數萬年,最後我們贏了,但緊接而來的,就是能量分配的問題。」
    密卡登說完又頓了頓。
    「來吧,聰明的人類,我問你們:用於軍事的能量和用於民間的能量一比哪個需要的量較多?」
    「應該是軍用吧?」
    秋槙回道。
    「沒錯,單問你們地球而言,軍事耗用的能量遠比民用還多,那就更別說是我們這些機器人了。」
    密卡登彈起手指。
    立體影像消失,大廳恢復為一片光亮。
    「塞博坦星的能量原本是足夠我們用的,但是,在那場大革命之後,能量供應就不足了,因為原本的民用機器人也跟著進入戰鬥用,然而,多出來需要的能量就無法讓我們都活下去……偏偏那些民用機器人不管怎麼進入戰鬥狀態,需要的能量就是比我們要少,而他們卻認為我們狂派也只能用一樣的能量……這怎麼夠嘛!」
    邊說密卡登邊怒氣沖沖。
    「這就是戰爭的起始點嗎?」
    奇普低喃問道。
    「感覺真的很可笑。」
    亞斯特里爾滿是不屑貌。
    「你還真的是少數認同我們苦衷的人啊。」
    密卡登看著亞斯特里爾,表情一瞬間放鬆,但下一秒又回到普通的表情。
    「戰爭就是這樣打起來,後來博派的傢伙認為塞博坦星撐不住了才逃到地球來。」
    「也就是說,是博派先離開之後你們才離開?如果博派就這樣離開的話,塞博坦星的能源難道就不夠你們用嗎?」
    極衡注意到了密卡登話中的玄機。
    「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不得不到地球。本來以為他們一離開,我們永遠居住在塞博坦星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算了,但……」
    「但什麼?」
    大黃蜂終於插嘴了。
    「……那些該死的昆特薩星人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潛了回來,還將塞博坦星毀了,我們來不及阻止……塞博坦星就這樣脫離了軌道,然後被你們稱呼的比鄰星吞沒了。」
    聽到密卡登的話語,大黃蜂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騙人的吧!」
    睜大雙眼,大黃蜂瞪著密卡登不放。
    「不要一直瞪我,小傢伙,我說的是真的。就是因為塞博坦星毀了,我們不得不到之前勘查過,比塞博坦星擁有更多能源的地球尋找第二個家。然而,地球的資源在我們來到的時候不知為何,居然也已經不夠我們生存了。」
    ……結果人類又是罪魁禍首是嗎?
    極衡不由得嘆起氣來。
    「所以你們就這樣攻擊人類?」
    「我們不得不攻擊啊!你真以為我們沒想上談判桌談?你們想談我們當然也可以談,但博派那些混帳看來洗腦很成功,先是把我們變成敵人後又開始冠冕堂皇加上什麼『狂派的目的是征服宇宙』、『狂派是毀滅的使者』之類的怪理由……嘖,狂派(Decepticons)這個名字又不是毀滅那麼簡單……我們是要『毀滅破壞和平的傢伙』,就是這個理由我們才誕生的!」
    奇普的問題似乎又踩到地雷,讓密卡登開始如潑婦罵街般罵將起來。
    大黃蜂的臉色更是難看。
    「搞到最後是怎樣,人類都把我們當敵人,連談判桌都不給我們,可是我們也要活下去啊!為了活下去,我們不得不作那些事!不然就請你告訴我,我們該怎麼辦?」
    密卡登越說越生氣。
    大廳中一片靜寂。
    「……好像也沒別的方法了。」
    秋槙想了半天,只得出這答案。
    「嗯……大概了解了。果不如我所料,又是誤解……」
    奇普嘆了口氣。
    「唉……攻擊人類又不是我們想作的,喂,那個少年,你們中國不是有俗諺說『狗急跳樑』嗎?我們就是那隻狗了,被逼急了也是會跳樑作你們臉色會發青的事的。」
    密卡登把視線轉向極衡。
    「不過……你們應該也知道,這樣造成了更大的仇恨吧。」
    奇普又說道。
    「知道是知道,可是……我們也沒別的路好走了。」
    密卡登的臉色變的沉重。
    「我有個朋友的父母親是在鑽油平台上工作,那天他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到鑽油平台上探視父母時……你們來了,結果他的父母親和女朋友被倒下的鐵條砸中,掉進海中,當他們被博派的人救起來時,父母親已經溺斃了,而他的女朋友也成為了植物人昏迷不醒……」
    奇普不顧密卡登的神情,逕自訴說著。
    他是說斯派克吧……這種樣子真的很慘。
    「……對,這才是我想來這問你們的最大原因,我本來很想找他一起來的,但他對你們恨之入骨,根本不想聽我解釋。」
    密卡登無言以對。
    「既然已經得到答案了,我想,我們最好就先離開,並且告訴博派和其他人類你們是怎麼想的。」
    奇普說完,便將輪椅轉向大黃蜂。
    「走吧,大黃蜂。」
    大黃蜂微微點頭,便變形為金龜車。
    「等一下!」
    四人即將上車前,密卡登右手一揮大叫著。
    一陣靜默。
    極衡等人只是看著密卡登。
    「……對不起。」
    「嗯?」
    「幫我跟……你的朋友說吧……對不起。」
    密卡登側過臉。
    意外覺得這樣的密卡登也很不錯呢。
    極衡看著密卡登沉重的神情,心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改變一下對狂派角色的看法。
    ──這樣的密卡登真是一點霸氣也沒有。
    亞斯特里爾反倒是對密卡登幾乎沒有霸氣的行動感到很無趣。
    然後四人便坐上金龜車離開了狂派基地。

    目送著金龜車離去,滿臉苦惱的密卡登坐回自己的「寶座」上。
    ──喂,老柯,我突然……有種內疚感……
    他看著門口。
    腳步聲從走廊方向傳來。
    一架藍白紅配色,看來是由戰鬥機變形的機器人從走廊彼端出現。
    「……是天王星啊,有什麼事嗎?」
    機器人二話不說,舉起掛在右手臂上的步槍,並且射向密卡登──
     
  5.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4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4 使徒、來襲-Angel Attack (使徒、襲来)

    密卡登的視線變得模糊。
    天王星對他射出的那一槍直接貫穿他的胸口,連防禦都來不及。
    為什麼……
    他完全不知道天王星如此作有何意圖。
    「世界即將被毀滅了。」
    天王星的聲音以及腳部聲逐漸變大,似乎是他正在朝密卡登走來。
    「你以為我是天王星?哼,真正的天王星早在那時便隨著塞博坦星一起墜入比鄰星消失了。」
    什麼?
    密卡登感到訝異不已。
    「你……你到底……是誰……?」
    「我什麼也不是。將死之人也不用知道名字。」
    天王星又舉起槍,對著密卡登連射數槍,直到密卡登再無反應為止。
    「時間到了,世界將被毀滅,統治整個新世界的,就是我們──出動吧,狂派大軍!」
    他看著自己身後的那群由狂派機器人組成的軍隊。
    然後,瘋狂大笑著。

    「騙人的!這一定是騙人的!」
    大黃蜂大叫著,一副精神幾乎崩潰的樣子。
    「大黃蜂……我很遺憾,但他們說的是真的。塞博坦星早在數百年前就被毀滅了。」
    一架全身褐色塗裝,看來彷彿是由跑車變形的機器人嘆道。
    站在大黃蜂身旁的極衡大概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這機器人是誰。
    ──他是克洛德(Chromedome)吧?
    「麥斯特星也是這個樣子,昆特薩星人就是這麼殘忍,當我們從麥斯特星到達塞博坦星的宙域時,看到的就是狂派逃離的船艦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這種事都不跟我們講……」
    「看到你這個樣子,我想總司令官也不敢講吧。」
    克洛德嘆了口氣,又轉回頭在電腦上開始敲打起鍵盤。
    此時門突然打開,一架看來與克洛德是相同類型,但以深綠色塗裝的機器人走進房間。
    「克洛德,A區塊的運算情況怎樣?」
    機器人問道。
    ──這傢伙是福特吧。
    極衡一眼就認出了這架機器人的名字。
    「運算的有點慢……可能會花比我預期的時間還要久。」
    「最好快一點,再過幾分鐘這邊要切斷電源了。」
    福特臉上露出不安的表情。
    「切斷電源?」
    亞斯特里爾問道。
    「嗯。咦,你們是……總司令官提到的那群旅行者嗎?」
    一個說我們是怪人,一個說我們是旅行者,到底是怎樣啊……
    聽到福特說的話,極衡冒出「真受不了」的樣子,然後又看向在一旁坐著輪椅像在休息的奇普。
    「他說旅行者就算是吧。」
    秋槙回道。
    「唉,好啦,因為能量不夠嘛,為了維持能量的持續供給,現在變成是分區供電了,大概再過五分鐘左右這邊就要關掉電源了。」
    福特邊說邊把視線望到克洛德專注的螢幕上。
    螢幕上的進度大概跑到了99%。
    「快結束了嘛。」
    「拜託,光是算個1%都要好幾分鐘,這台電腦負責的量太大了。」
    「因為是引擎核心啊,沒辦法分割的,不然我早就分了。」
    面對克洛德的抱怨,福特只是苦笑,然後又回到凝重的表情。
    「我去找一下總司令官。」
    大黃蜂說完,便往門的方向走去──
    警鈴卻在此時突然響了。
    「發生什麼事了?」
    『緊急情況!緊急情況!數十名狂派兵士正從北北西方向急襲而來!』
    廣播傳出馬格斯的聲音。
    「怎麼會……為什麼他們會攻過來?」
    極衡一臉錯愕。
    「一定是錯判了!」
    亞斯特里爾大叫著。
    「我不知道……」
    被驚醒的奇普邊呢喃著,邊看著在那邊著急的克洛德。
    「嘖,這下要功敗垂成了……」
    『為進入戰鬥狀態,A-35區塊至F-12區塊電源將緊急關閉,請該區域中的軍民們儘速離開此地!』
    爵士的聲音也從廣播中傳出。
    「克洛德!快一點!」
    福特看著仍然待在螢幕前不動的克洛德。
    「好了!」
    當數字從99跳到100時,克洛德立刻將資料存檔。
    「我們快離開!」
    福特大叫著,三機器人和四人──奇普由極衡推著他的輪椅──便一起奔出房間。
    但才一奔出,電源就關閉了。
    四周瞬間陷入一片漆黑。
    唯一的光源只剩下三架機器人眼部射出的藍色光線。
    「走吧,必須得和總司令官他們會合。」
    此時,極衡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惡劣的感覺。
    那是什麼……
    那陣感覺讓他停在走道上。
    「極衡,怎麼了──」
    注意到極衡的怪異舉動,亞斯特里爾轉過身來,卻同時也感覺到了同樣的惡劣感覺。
    接著連秋槙都感受到了。
    「你感覺到了嗎……」
    「嗯,那個是什麼……?」
    「不知道……極衡,那種感覺是什麼?好像是極端不懷好意的感覺……」
    亞斯特里爾看向極衡。
    極衡似乎沒有聽他們說話,只是一手撐在走道上喃喃自語著。
    「那傢伙不是天王星……柯博文……那傢伙是……」
    邊說極衡邊喘著氣。
    「極衡──!」
    「那傢伙是『使徒』!」
    極衡大吼一聲,那聲音將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也嚇退了數步。
    轟!
    牆壁的另一邊傳出了怪聲音。
    他們直盯著那面牆壁。
    不出一秒,牆壁破了,出現的是一群似動物又非動物,大小大概比極衡等人略高一點的機器怪獸。
    怪獸群中有鳥、恐龍、狗等各種擁有強烈攻擊性的怪物。
    「那些是……音波,是你帶來的對吧!」
    像是呼應福特的話,一陣怪聲音從牆的另一邊傳來。
    沒人聽得懂那是什麼意思。
    「那傢伙好像早就知道天王星不是原本的天王星了。」
    「嘖,意思是我們得打一場了?」
    克洛德拔出腰間的兩把步槍。
    「……現在怎麼辦?」
    秋槙看著極衡與亞斯特里爾。
    極衡舉起左手的機器。
    「戰鬥!」
    他回應著。
    亞斯特里爾沒有反應。
    極衡並不理會他,只是按下左手上的博派徽章。
    「變形!」
    『TRANSFORMATION』。
    他再大喊了一聲。
    強光冒出。
    全身被紅光籠罩,極衡的身影逐漸變的巨大,直到和福特等機器人一樣高。
    『KORPO』。
    機器再次發出聲音。
    「這是……他怎麼會有這種能力?」
    克洛德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好神奇啊。」
    奇普的反應則像是在說「不管出現什麼都不稀奇了」一樣。
    「秋槙,那個是……」
    大黃蜂看著秋槙的左手──那裡也有個和極衡左手臂上裝著一樣的機器。
    「這說來話長啦,不過既然極衡要幫忙──」
    秋槙邊回應邊舉起自己的左手那綠色為主色的機器。
    「那我也來吧,亞斯特里爾你保護奇普。」
    「好。」
    聽到亞斯特里爾的回覆後,秋槙按下手上機器的QRCODE圖案。
    「變形!」
    『TRANSFORMATION』。
    秋槙和機器同時發聲。
    機器發出綠色的光罩住了她的身形,她也跟著巨大化。
    『AMINO』。
    機器發出聲音。
    同時那些機器怪獸也隨著牆壁另一端的怪聲音對眾人發動了攻擊,而一架貌似獵犬的機體便襲向秋槙──
    紅色的機器人一拳將這隻機器狗擊飛了數公尺遠。
    「我們上吧!」
    披著紅色裝甲的機器人發出極衡的聲音,並且舉起左手。
    沒有反應。
    ──怎麼回事……
    他看著自己的手,完全不知道第一次戰鬥時還可以變成其他機器人的自己為何現在就不能變了。
    「也許那是得在特殊情況下才能用吧?」
    秋槙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極衡轉過頭一看,身上有著綠色裝甲,看起來比他更難分辨男女性別的機器人正站在那。
    「亞米諾……」
    極衡無意識的說出此番話語,讓那機器人臉上的表情──極衡能看出那是個女性的臉孔──變成困惑。
    「極衡,你在說什麼?」
    「不,當我自言自語吧。」
    『KORPO BLADE』。
    極衡回道,同時左手臂上的機器前端彈出一把劍的劍柄。
    他舉起右手,將這把劍──實際上是折成兩半的長劍從機器中拉出。
    『AMINO RIFLE』。
    秋槙也從機器中拉出一把步槍。
    兩人一起看旁邊的大黃蜂、克洛德和福特──三架機器人除了克洛德因為被面罩遮住所以看不出表情外,都是一臉問號。
    「別管這麼多了,上吧。」
    極衡將長劍展開,並將劍尖對準那些機器怪獸。
    一旁的其他機器人也跟著衝上。
    奇普則是看著身旁不動的亞斯特里爾。
    亞斯特里爾的眼神透露出他的不安,還有困惑。
    「你不戰鬥嗎?」
    「我也沒那心打。」
    亞斯特里爾看著和機器怪獸糾纏在一起的五架站在博派這一邊的機器人,如此回覆奇普。

    在基地外面,柯博文則和天王星糾纏著。
    ──使徒?那傢伙不是天王星嗎?
    聽到極衡的聲音時,柯博文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那是突然傳進腦中的聲音。
    光是這就讓柯博文困惑不已了,但更讓他不明白的是眼前的明明是天王星,但極衡卻說它不是天王星。
    於是,在這種困惑的情況下,柯博文只是邊躲過變形成戰鬥機的天王星的攻擊,邊以手上的步槍還擊。
    畢竟就算眼前攻擊他的天王星不是使徒,他還是狂派的戰鬥員。
    他唯一感到困惑的是為何密卡登沒有出現──雖然他知道問天王星也沒用。
    一旁的羅德和馬格斯則用全身上下的武器繼續攻擊著前仆後繼的狂派機器人。
    「數量太多了!」
    羅德皺起眉頭,但手上的槍沒停止發射過。
    「但我們也必須要撐到最後!這裡要是淪陷的話……」
    馬格斯說完,舉起右手的那挺光束炮對準一名狂派兵士發射,瞬時將那架機器人化成一個大火球。
    「……世界就完了,對吧。」
    羅德接下他的話。
    站在兩人身旁砲台中的斯派克也操縱著光束砲接連摧毀數個狂派的兵士。
    ──奇普,我就說嘛,這些狂派的混帳是不能用常理去說服他們的!你到底懂不懂啊!
    又一發光束砲發射,狂派的戰士躲到一旁,避開了這擊。
    ──我要戰鬥!為了老爸、老媽、卡莉,還有……這個世界!我要為他們戰鬥!
    抱著這樣的意念,他瘋狂扣著扳機。

    「呼……」
    極衡舉起手中的劍,看著眼前變成一堆廢鐵的機器怪獸,喘氣著。
    「音波那傢伙倒是不知道跑哪去了。」
    福特看了看遠處沒有反應的牆壁那一端,一臉可惜貌。
    「隨便他啦,我們快去支援總司令官比較快。」
    克洛德提起槍衝向被音波開出來的大洞。
    極衡看著在一旁抓著奇普輪椅的亞斯特里爾。
    「你要跟過來嗎?」
    「問我這個幹嘛?」
    像是被問到煩了,亞斯特里爾一臉不高興。
    極衡也不回應,跟在克洛德、福特和大黃蜂後面,跑出了洞口。
    秋槙也看了一眼亞斯特里爾,然後便轉回頭跟出去了。
    「唉……」
    亞斯特里爾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才好……」
    他對坐在輪椅上的奇普說道。
    「……如果什麼都不去作的話,你會更沒辦法面對發生什麼事的。」
    奇普回應著。
    「咦?」
    「就像極衡說的,發動攻擊的可能不是狂派,是『使徒』──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許你知道吧?」
    「……不,我並不知道。其實這東西我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用途是什麼,極衡在拿到這東西後也變成一個我不知道是誰的人了。」
    「是嗎……不過我想你應該善用它,東西被造出來,就是要被用的。」
    奇普看著洞口。
    「對了,亞斯特里爾,你可以幫我把輪椅推出去嗎?」
    「嗯。」
    回應了奇普的話後,亞斯特里爾開始緩慢推動奇普坐著的輪椅走出洞口。

    精英和爵士一起以精密的射擊技術擊倒朝他們襲來的狂派兵士。
    「這邊應該是解決了,回柯博文那邊去吧。」
    精英說道。
    「沒問題。」
    一轉過身,極衡和福特等人便從一邊出現。
    「是你們啊……等一下,你們兩個是誰?」
    沒見過極衡和秋槙這個模樣的爵士看著兩名多出來的機器人,一臉困惑。
    「是我們啦,爵士。」
    「還在想是怎麼回事呢,不過這模樣是怎麼回事啊?」
    精英露出笑容。
    「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那是固有能力。」
    「什麼啦,極衡,不要越說越讓人搞不懂啦。」
    「唉呀,別扯這麼多了,柯博文的狀況怎樣?」
    極衡馬上把話題中斷。
    「正要過去會合。」
    爵士說道。
    「一起過去吧……那個使徒不知道還會作什麼……」
    「使徒?」
    「嗯,偽裝成天王星的機器人。」
    「你這樣說我們才搞不懂啊。」
    爵士將頭轉向極衡。
    「無論是何種雷達,我們檢查出來的結果,那個機器人都是天王星啊,而且你怎麼知道他是使徒?」
    「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他就是『使徒』。」
    「被你打敗了。」
    精英以聳肩表示自己對於極衡的看法並不苟同。

    當亞斯特里爾和奇普兩人一起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人在等他們了。
    那個機器人是音波,他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似乎在等他們。
    「你……」
    「果然不出他所料……三位一體(Triunuo)是嗎?」
    「什麼意思?」
    亞斯特里爾搞不懂他在說什麼,尤其是突然從他口中說出的字。
    而且他居然還聽得懂音波在講什麼。
    「你到底是……」
    「唉呀,原來你身為三位一體的一員,也不知道我們啊。」
    音波按了自己胸口上的「彈出」按鈕,胸口的類似卡匣的機構便打開,並且跑出了兩個類似卡帶般的東西,並且瞬間變形成兩架類似老鷹的機器怪獸。
    ──轟隆和迷亂?他到底想要幹嘛?
    「你們的存在……就是毀滅世界的元凶!」
    音波右手一揮,機器怪獸便朝兩人衝去。
    亞斯特里爾反射性的往旁一閃。
    待得他想起這樣作會有什麼後果時,來不及了。
    載著奇普的輪椅被這麼一撞,當場飛上半空中並摔落於地。
    「奇普──!」
    亞斯特里爾立刻衝過去檢查奇普的狀況。
    奇普已被拋出輪椅,並呈大字狀仰躺於地。
    「怎麼會……」
    相對於亞斯特里爾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奇普卻是帶著苦笑。
    血從奇普的頭和胸口不斷流出,將整個地面染成一片鮮血。
    「……斯派克……這下你對狂派的仇恨……會不會更深呢?」
    望著亞斯特里爾擔心的模樣,奇普只是又吐出一句:
    「放心吧……亞斯特里爾……我要是能到上帝面前,我也不會說你壞話的……」
    「不要這麼說!奇普!」
    亞斯特里爾大吼著。
    奇普卻只是閉上雙眼,然後,一動也不動了。
    突如其來的衝擊讓亞斯特里爾一臉驚恐。
    雙腳一軟,他跪倒在奇普身邊。
    ──是我……殺了他……
    「嗚……嗚……」
    無法接受此般的發展,他只是哽咽著。
    「你和你的同伴都得為毀滅這個世界付出代價,別掙扎了。」
    音波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開什麼玩笑……」
    亞斯特里爾第一次真的有了怒髮衝冠的感覺。
    他緩緩站起身,轉而面向音波。
    「你們才是要……為毀滅這個世界付出代價!」
    舉起左臂,亞斯特里爾瞪著音波。
    「沒錯,我是狂派(Decepticons)……但我要摧毀的是……破壞這個世界秩序之者!」
    按下左臂機器上的狂派徽章,他大吼著:
    「變形!」
    『TRANSFORMATION』。
    機器發出聲音。
    藍色的光將他包圍住。
    『SPIRITO』。
    機器再次發出聲音。
    被藍光包圍的亞斯特里爾的身形迅速漲大,接著,一架披著藍色鎧甲的機器人出現在他原本的位置上。
    不待音波有任何反應,機器人迅速從左手臂上的機器抽出一把步槍,並瞄準了音波胸口。
    「我說過了,我要毀掉的就是你這種破壞整個世界秩序的混帳!」
    機器人發出亞斯特里爾的聲音。
    音波再次指揮兩架機器怪獸發動攻擊。
    亞斯特里爾扣下三次扳機。
    三發光束發出,同時命中尚未變形成機器人模式的兩架機器鳥和音波的胸口。
    就像被觸動機關一樣,三架機體同時爆炸,僅留下一堆無法再利用的金屬殘塊。
    瞪了一眼那些金屬殘塊,亞斯特里爾再將視線轉回後方已無反應的奇普。
    ──奇普……對不起……
    他朝著火光最激烈的區域奔跑著。
    ──我要……戰鬥!

    「唔!」
    當極衡等人趕到時,發覺狀況不妙:柯博文的右臂和左腳在天王星一陣瘋狂掃射時中彈,坐倒於地;羅德、馬格斯和斯派克仍在攻擊著前仆後繼的狂派士兵。
    「柯博文!」
    精英一臉惶恐。
    眾人一同跑向柯博文,但天王星卻先在半空中將準心對準了柯博文的胸口。
    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柯博文閉上了雙眼。
    糟了!
    極衡拔出劍打算先一步將天王星擊落,然而天王星的速度更快──
    轟!
    柯博文睜開雙眼。
    他的胸口沒有被天王星的光束射穿。
    他緩緩抬起頭。
    在他眼前的,是馬格斯被光束貫穿的胸膛。
    「馬格斯!」
    「……起碼我最後……還能做這種事……」
    隨著貫穿造成的震動晃了那麼一下,馬格斯也倒在柯博文身旁。
    然後,爆炸,變成一堆金屬殘塊。
    「馬格斯──!」
    柯博文的呼喊聲聽在極衡耳中十分難受。
    天王星先是嘖了一聲,又將槍口對準柯博文。
    「時間到了。」
    『KORPO DAGGER』。
    極衡哪能再讓他開一槍,想也不想,他從機器中拿出一把刻有博派徽記的小刀,直接朝天王星扔了過去。
    天王星閃過這一擊,並且轉頭看向極衡。
    「Triunuo……」
    看到極衡抽出長劍瞪著他的模樣,他露出一絲冷笑。
    「終於找到了……你這個會毀滅世界的存在!」
    天王星變形為戰鬥機形態俯衝而下,朝極衡衝去。
    極衡橫劍擋在自己胸前,避開天王星射來的光束後,一把衝上,提劍砍下。
    天王星躲開這擊後,迴轉大半徑先是逼精英和羅德等人躲開,再一把將極衡撞上天空,並將他摔下。
    「唔!」
    看著自己正被重力拉下,極衡立即按下自己左手臂機器上的博派徽章。
    『FLIGHT EQUIPMENT』。
    一道透明的泛光薄壁出現在他後方。
    同時,一架類似小型飛機的機體也從薄壁中射出,並迅速裝備在極衡身後。
    『EQUIP FINISH』。
    藉著推進器的推力,極衡先是穩住自己的落勢,再接著提起劍衝向天王星。
    天王星也不再躲開極衡的攻擊,而是變形成人形形態後,擋下極衡雷霆萬鈞的一劍。
    「什麼使徒嘛……作出這種行為……還敢自稱是上帝的使者!」
    一腳踹開天王星,極衡劈下自己手中的劍。
    鏘。
    天王星僅僅舉起兩隻手以「空手入白刃」之姿抓住了極衡的劍。
    「我就是來制裁你這個背叛者的!」
    他露出冷笑。
    ──背叛者?那是……什麼?
    極衡還沒注意到怎麼回事,一陣電流便從劍上傳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
    那種麻痺的感覺令他幾乎承受不住,天王星手一放開,他便墜向地面。
    雖然危急時刻背後的推進器還是略啟動了一下,但最後他還是重重摔到地面上。

    「大黃蜂、福特、克洛德,阻止那些士兵的工作交給你了!精英前輩、爵士還有那個……秋槙,麻煩你去看……呃……極衡的傷勢!我去看顧總司令官!」
    下完命令後,羅德立即奔到柯博文身旁看著他的傷勢。
    「到底誰才是副總司令官啊……」
    爵士露出苦笑。
    「也沒差啊,我們最好趕快過去看看極衡的傷勢吧,我們走,秋槙。」
    「好。」
    回覆玩,秋槙跟著精英一起往極衡落下的地方跑去。
    「唉呀呀……」
    爵士聳起肩,跟了過去。

    「總司令官……」
    雖然看不到柯博文的表情,但羅德猜想柯博文的心情一定很糟。
    他有聽說數百萬年前他有個朋友也是這樣死在他面前,而他卻無能為力的傳聞。
    雖然他從來沒向精英或者是柯博文本人問過這傳聞的真偽性。
    「……拿去。」
    「咦?」
    在羅德訝異的時候,柯博文將自己的胸甲打開。
    一個形似圓球,旁邊有著把手的物體從柯博文的胸口中彈出。
    羅德還能看到圓球裡面有不知多大的能量蓄勢待發。
    「這個原能矩陣裡面……有塞博坦創世時的力量……或許可以消滅天王星……」
    要打開是吧。
    羅德接過這個被柯博文稱作「原能矩陣」的物體,頓時明瞭為什麼要他來開:因為那看起來要兩手各拿把手一邊才能打開,但柯博文的右手已經受損不能用了。
    「我知道了。」
    就在羅德將物體舉起時,天王星突然將槍口對準了羅德。
    「我不會讓你有打開的機會的!」
    他又一次露出冷笑。

    另一邊,精英和爵士以及秋槙正看顧著極衡的傷勢。
    「你沒事吧?」
    「我還好……嘖,太不小心了,居然忘了天王星會那招……彼得這傢伙一定也是用拷貝拿了天王星這招……」
    「彼得?」
    聽到極衡口中突然冒出這名字,秋槙也搞不懂了。
    「咦?我為什麼會……我為什麼會突然記起這名字……」
    就連說出口的極衡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名字。
    此時極衡看到一旁天王星已經拿槍對準羅德的畫面。
    「糟了!」
    他大喊著,正想爬起準備再次阻止天王星時──
    轟。
    強大的聲響讓他一瞬間以為羅德也中槍了。
    但往後一看,他才發覺並非如此。
    一架披著藍色裝甲,上面有著狂派標誌的機器人舉起一挺似乎是兩把步槍前後組成形成的光束大砲,對準天王星不斷連射。
    ──那是……
    在秋槙還在想前來支援的這名狂派戰士是誰時,極衡先一步喊出他的名字:
    「亞斯特里爾!」
    「什麼?亞斯特里爾……他是狂派的?」
    在一旁替代羅德剛才的位置,正不斷掃射牽制著沒完沒了的狂派士兵的克洛德聽到極衡喊出的名字時,一臉震驚。
    「……極衡,你怎麼沒事先跟我們說亞斯特里爾他是狂派的?」
    精英看著極衡,皺起眉頭。
    「這時候再分狂派和博派已經沒有用了,我們現在要對付的是使徒!」
    極衡爬起身子。

    躲在砲台中的斯派克見到極衡喊那架狂派戰士亞斯特里爾的名字時,更是錯愕。
    但隨即就回復鎮靜。
    ──原來……原來你也是狂派的啊!
    然後感到憤怒。
    他將砲口對準亞斯特里爾的方向。
    但下一秒,有個身影擋在他的砲口面前。
    那是一架有著綠色裝甲,模樣偏中性的機器人。
    「斯派克,住手!」
    「是秋槙嗎?讓開!我要殺了這個……這個人類叛徒!」
    「斯派克……我說,你這樣子……卡莉會高興嗎?」
    雖然斯派克要秋槙離開砲口,但秋槙卻如此反駁,反倒讓斯派克不知怎麼反應。
    「呃……」
    「事情有先後緩急……畢竟亞斯特里爾他是來支援我們的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讓他決定戰鬥就是……」
    秋槙說完,便離開斯派克的砲口前方。
    砲口的準心是持砲瞄準上方,並以類似氣墊船方式浮在地面上前進的亞斯特里爾。
    前方沒有阻礙。
    但斯派克抓著扳機的手卻扣不下去。
    ──卡莉……

    「斯比瑞托(Spirito)嗎?」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
    亞斯特里爾聽見天王星說出這話的時候,一臉不解。
    他只是繼續持砲轟擊著天王星,並朝極衡的方向而去。
    雖然天王星不斷閃過他的攻擊,但對他來說,這樣也夠了。
    在他眼前,極衡和秋槙正奔向他。
    「亞斯特里爾?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也參加戰鬥的?你不是說不想戰鬥嗎?」
    秋槙問道。
    「……是奇普。」
    「奇普嗎……」
    極衡略微點頭。
    「這傢伙就是使徒對吧,極衡……我……好像想起什麼東西了。」
    「那就上吧,羅德那邊好像拿著原能矩陣要作什麼。」
    「一定是要用原能矩陣的光摧毀使徒吧,我了解。」
    在極衡他們對話的時候,保護羅德的光束換成由精英、爵士、克洛德、福特、大黃蜂以及斯派克發射。
    極衡按下左手臂上的機器上的博派徽章。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也跟著按下機器上的狂派徽章與QRCODE。
    白色的光包住三人。
    『TRIUNUO ATTACK』。
    機器同時發出聲音。
    「上吧!」
    三人以極衡在前、秋槙居中,亞斯特里爾在後方的一直線方式衝向天王星。
    「羅德!讓我們掩護你!抓緊時機把原能矩陣打開吧!」
    「沒問題!」
    在羅德的回應聲中,極衡三人衝向天王星。
    「噴射氣流攻擊(Jet Stream Attack)‧發動!」
    以極衡的近戰、秋槙的中距離支援和亞斯特里爾的後方砲擊,三人一起猛力衝撞被其餘眾人發射的光束逼入絕境的天王星。
    天王星被三人這一撞,頓時從天空墜落地面。
    就在他準備再爬起來反擊時,羅德已經做好了準備。
    「就是現在!點亮這個黑暗時刻吧,原能矩陣!」
    用力拉開原能矩陣,羅德將原能矩陣中的光之力量毫無保留地射向天王星。
    於是,躲不開的天王星就這麼籠罩在羅德發射的原能矩陣之光中。
    「可惡……可惡……!就算打倒我……這個世界還是會被你們毀掉的!」
    這是天王星最後留下的話。
    然後,他的身軀再也承受不住原能矩陣的光,爆炸了。

    「奇普……奇普……!」
    當斯派克找到躺在基地外面一動也不動的奇普時,他崩潰了。
    「為什麼……連你也要……為什麼──!」
    趴在奇普身上,斯派克萬分痛苦,大哭著。
    回復人類模樣的極衡、秋槙和亞斯特里爾站在他身後。
    亞斯特里爾的眼角帶著一絲淚痕。
    「我……」
    他想向斯派克說對不起,卻不知從何說起。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等斯派克的情緒平復吧。」
    秋槙阻止了亞斯特里爾。
    就在此時,看來是作過緊急傷口處理的柯博文在羅德的攙扶下朝他走來。
    柯博文的手上還拿著原能矩陣。
    「之前聽斯派克說……你們是從另一個次元來的,是嗎?」
    柯博文問道。
    「嗯。但是,我們的世界沒有你們的存在。」
    極衡回道。
    「我可以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柯博文又問道。
    「簡單來說,就是總共十一個世界現在正逐漸……融合在一起,萬一融合在一起,我們就會全部消失了……也許是使徒在搞鬼吧,但我們動作再不快一點就來不及了。」
    「是嗎……所以你們接下來要怎麼辦?」
    羅德問道。
    「我們要去另一個世界,繼續旅程……因為我們也想回自己的家。」
    秋槙回道。
    「那……就這樣吧。」
    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柯博文拿起原能矩陣──然後交給了羅德。
    「總司令官,這……」
    「我也想找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羅德,在我不在的時候,就麻煩你指揮整個博派了。」
    「可是我……」
    羅德像是還要說什麼,但柯博文卻一把拍在羅德肩上。
    「覺醒吧……羅德『至尊』(Rodimus Prime)。」
    「總司令官……」
    「我們走吧,極衡。」
    給予羅德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微笑的表情後,柯博文轉頭望向極衡三人。
    極衡只是看著他,一臉發楞樣。
    兩人對望幾秒後,極衡才舉起左手。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跟著一起伸出左手。
    三原色的光從三人的機器中發出,造出一道類似門的泛光薄片。
    「走吧,柯博文……」
    極衡望向柯博文。
    柯博文也以剛才給與羅德的表情回他。
    於是三人和柯博文一起踏進門中。
     
  6.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5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5 戰爭的起源-The Origin of Great War(戦争の始まり)

    跨過那道大門後,極衡三人只感覺到一陣灼熱的感覺。
    「這裡好像和我們那裡差不多。」
    在一旁已經變形成卡車的柯博文說道。
    「是啊……熱死了。」
    亞斯特里爾舉手揮掉額上的汗水。
    秋槙更是拉著自己的衣襟一邊還舉手搧風。
    「柯博文,你那邊有沒有GPS之類的東西?」
    極衡問道。
    「我已經找過了。這裡沒有訊號,看來我們不在地球。」
    「那我們會在哪裡呢……?」
    秋槙看著像是夕陽西下的天空,自問著。
    「去找找看吧。」
    柯博文回覆著,並且打開了車門。
    「這種地方走路是找你們麻煩。」
    「的確是如此。」
    亞斯特里爾看了看四周。
    黃沙遍布。
    遠處看來是裸露的岩山。
    這裡看來很像是美國西部的沙漠風景,但柯博文卻說這裡不是地球,那會是哪裡?
    亞斯特里爾杵著下巴,滿是疑惑。
    於是三人一起爬上了卡車。
    車門一關上,強烈的冷氣就吹了過來。
    「好涼快……」
    極衡馬上就感覺到一股涼意。
    「對了,我還沒確認我們在哪個世界呢!」
    他這才突然想到如此重要的事居然被他忘了,馬上舉起左手。
    「MFORCE, V」。
    機器上出現這道字。
    「MFORCE?V?這是什麼……?」
    極衡一臉困惑。
    「MFORCE應該是MASTERFORCE的縮寫吧?」
    聽到極衡的困惑聲,秋槙立時回道。
    「有道理,那V就是VICTORY了?」
    「八成是吧,這兩部我都沒看過。」
    亞斯特里爾說道。
    「其實我們的戰鬥方式也和MASTERFORCE裡面的那些Pretender差不多呢。」
    秋槙接話道。
    「你這麼說倒是有一點感覺啦……」
    極衡回道。
    「……恕我冒昧請問,各位在說什麼?我從頭到尾都聽不懂。」
    柯博文的話在這時插了進來。
    「喔,反正就是我們到了哪個世界啦。就像你的世界一樣,這個世界在我們的世界只是電視上的影集。」
    「說不定我們也只是你們創造出來的。」
    聽完極衡的回答後,柯博文只是這般回道。
    就在這時,天空劃過兩道紅光。
    「……是流星?」
    「好像不是……現在又還沒晚上,怎麼可能會有白天的流星?」
    「哪有說流星不能出現在白天的。」
    秋槙和亞斯特里爾開始爭辯起來。
    「就過去看看吧,說不定我們可以知道這裡是哪裡。」
    柯博文說完,便將車上的車鑰匙一轉,逕自開向流星墜落的地方。

    在流星墜落的盡頭,是一個有著美國西部小鎮風貌的城鎮。
    小鎮以一條街道為主體,這條街的遠端有個建在小山丘上的教堂。
    「鐵之城(Iron Town)」。
    街道的入口上清楚寫著小鎮的名字。
    「好難得啊……這裡居然有個滿是變形金剛的小鎮。」
    看見在小鎮中工作的全部都是變形金剛,柯博文說話的口氣也有些不可思議。
    「你們那邊沒有嗎?」
    「你忘了我們那個世界是什麼狀況嗎,亞斯特里爾?」
    「……我是說你們以前。」
    「當然有,而且還滿大的。」
    在他們對話的時候,眼前的情況有了改變。
    兩顆流星正直直朝著這個城鎮落下。
    然後,某個東西從流星上剝落。
    雖被大氣層燒灼成紅色,但還是能看得出來,那是整流罩。
    碎裂的整流罩墜落至城鎮中,將一干建築物和來不及躲的變形金剛打成蜂窩。
    「奇怪,狀況好像不對……」
    柯博文在城鎮外停了下來。
    沒錯……那兩個東西好像來意不善!
    極衡緊盯著擋風玻璃外的那兩顆落入城鎮的流星。
    全身呈現褐色,有著紅色的雙眼,而且他們手上還拿著槍。
    「是狂派的戰士!」
    秋槙大叫著。
    還沒等亞斯特里爾反應過來,那兩架從流星中蹦出來的機器人便拿起手上的槍開始掃射這個小鎮。
    來不及閃的變形金剛一個個被光束射中,爆炸。
    「住手──!」
    極衡大喊著。
    但柯博文行動比他更快。
    下一秒,柯博文就打開車門將三人全部拋出車外,再變形成機器人模式。
    摔在堅硬地面上的三人不住哀嚎著。
    同時柯博文打開右小腿,從裡面抽出光束步槍,然後衝向那兩個大肆破壞城鎮的機器人。
    「天啊……他也太衝了吧……」
    不住呻吟著,亞斯特里爾從地上緩緩爬起。
    「趕快過去吧,放柯博文一個人在那邊我不放心。」
    極衡迅速衝了過去。
    秋槙和亞斯特里爾只是先皺起眉頭,然後像是放棄般的跟在後面。
    此時柯博文已經對準其中一名機器人射出一槍。
    但那個機器人卻靈巧閃過了。
    什麼?
    同時,那架機器人舉槍反擊,柯博文也側身閃過。
    在柯博文注意這架機器人時,另一架褐色的機器人也衝了過來。
    它的手上拿著由槍變形成的鐮刀。
    唰。
    鐮刀劃下。
    柯博文以一記後空翻躲過這擊。
    「敢在這個小鎮放肆……膽子不小嘛,你們這些狂派的傢伙!」
    在柯博文再用一記踢擊逼退拿鐮刀的機器人時,遠方傳來新的聲音。
    「是誰?」
    「那邊的博派戰士,退下!這裡由我來處理!」
    回覆柯博文的疑問聲的,仍是那個新聲音。
    於是他便照著這聲音的要求退後。
    極衡等人也跟了上來,自然聽到了那個聲音。
    他們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一架全身以紅白藍三色配色的機器人正站在那邊。
    那架機器人是……星際軍刀(Star Saber)?
    極衡的腦中立時想起了這個機器人的名字。
    下一秒,紅白藍機器人從背上抽出了一把長劍。
    「軍刀之刃!(Saber Blade)」
    將劍一橫,這架紅白藍三色配色的變形金剛衝向那名拿鐮刀的機器人。
    一道閃光劃過。
    拿鐮刀的機器人被名為星際軍刀的變形金剛手上的長劍刺穿胸口。
    但另一架機器人正也拿了一把鐮刀急速衝向星際軍刀。
    糟了!
    極衡看出星際軍刀有了大麻煩──他手上的劍刺得太深,難以拔出,就算拔出了,大概也沒反應時間讓他對付這個拿鐮刀的機器人。
    轟!
    才這麼一想,另一名拿鐮刀的機器人便被一道光束擊中爆炸。
    側頭一看極衡才發現柯博文手上的光束步槍正冒著煙。
    「瞻前不顧後是很危險的──我可還沒喪失戰力呢。」
    放下步槍,柯博文看著剛踹了被他以劍刺穿的機器人一腳才將手上的劍拔出的星際軍刀一眼。
    「謝了!」
    星際軍刀才一道謝,他臉上的表情──雖然和柯博文一樣,他整張臉都被面罩蓋住難以判定表情──一下子變成困惑。
    「……是迅雷總司令官嗎?」
    他問道。
    被這麼一問,連柯博文都困惑起來。
    「……迅雷總司令官?他是誰啊?」

    一陣子過後。
    「啊哈哈哈哈哈哈──!」
    星際軍刀的笑聲猛然爆出,讓柯博文好生困惑。
    「怎麼了?」
    「沒,原來是我搞錯了,你叫甚麼名字?」
    「柯博文。」
    大概也意識到這裡是另外一個世界了,柯博文說出自己名字時後面沒加上「博派總司令官」的名號。
    「我的名字是星際軍刀,是博派變形金剛軍副司令官。」
    星際軍刀也報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又繼續說道:
    「真沒想到還有人和迅雷總司令官有差不多的模樣……請問,你和總司令官是雙胞胎兄弟嗎?」
    走在柯博文的身邊,星際軍刀一副好奇心很重的樣子。
    「我從來不知道他是誰。如果我們是雙胞胎兄弟的話,八成是出生就被分開的那一種。」
    柯博文回道。
    「你不認識嗎?嗯……那我帶你去見他好了……剛好我也有要事要去報告。」
    「這樣不好吧。」
    柯博文本想拒絕,不過星際軍刀只是一把拉住他。
    「沒差啦,走吧。」
    看到星際軍刀如此熱情,柯博文卻也不知道怎麼拒絕才好。
    ──這世界的人都像他一樣那麼熱情嗎?
    「……好吧。」
    柯博文說完,變形回卡車型態,打開車門讓三名人類上車。
    「人類啊……尚(Jean)和秀太(Goshooter)他們應該會很高興吧。」
    星際軍刀也變形成一架戰鬥機。
    ──尚與秀太?啊……我懂了,是那些人類角色嗎?
    秋槙開始猜測著這世界的人類究竟是擔當著甚麼樣的角色。

    當眾人在星際軍刀的帶領下穿過一道又一道的傳送通道後,他們到了一個新的地方。
    星際軍刀和柯博文都已經變形回了人形。
    「到了,我們的總指揮所所在星球──行星V。」
    「行星V嗎……」
    極衡重複著星際軍刀說出來的新名詞。
    又穿過了數個長廊。
    「星際軍刀──!歡迎回來──!」
    一名坐在類似飛碟之類的機器上的少年從走道一端飛了出來。
    「尚!你跑太快了啦!」
    後面還傳來另一個更像小孩子的聲音。
    「霍利(Holi),快一點啦!」
    少年轉過頭去呼喚著他的同伴。
    被他稱做霍利的,是一架藍色塗裝的小型機器人。
    「尚……這裡是基地裡面,不是外面吧,你這樣亂跑小心秀太會生氣喔。」
    星際軍刀嘆了口氣。
    「明明是秀太哥太死板了啦,我又沒犯甚麼錯……啊咧?」
    秀太將視線轉向柯博文和極衡三人。
    「他們是……奇怪,迅雷總司令官不是還在忙他的公務嗎?我前一秒鐘才看到他耶!」
    「他會分身術……才怪,他不是迅雷總司令官啦。」
    星際軍刀笑道。
    「那,他是誰?」
    「我叫柯博文。」
    柯博文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柯博文?喔……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名字。」
    ……好像我們三個就不重要了喔。
    看到眼前的少年完全忽視自己三人,亞斯特里爾滿不是滋味的。
    「那,他們三人呢?和秀太哥一樣是幫助我們的人嗎?」
    「他們和柯博文是同伴喔。」
    「是喔?」
    「好啦,我要帶他們去見總司令官,你先去找別人看看能不能幫上忙吧,比方說密涅瓦那邊好像就滿缺人的。」
    「才不要咧,我對生技醫療方面的東西沒興趣。」
    「秀太呢?」
    「我對射擊技巧也沒興趣!」
    「凱普呢?」
    「聽他在那邊講自然保育的重要性都快聽到煩了!」
    這傢伙是怎樣……
    秋槙對這機器人與人類之間的對話感到好笑。
    「不要任性啦,尚。霍利,你再陪他一下吧,我報告完再來找你。」
    「了解,副司令官!」
    被稱做霍利的機器人舉手比出敬禮的手勢,然後就伸手催促著尚離開。
    「星際軍刀,說好就不要爽約喔!」
    一人和一機器人走過極衡他們,便往他們剛才走過的路上走去。
    「他是……」
    仍舊搞不清楚狀況的柯博文只得發問。
    「你說尚嗎?他就像你們看到的,是個人類,才八歲而已……小時候他的雙親因故過世了,那時是秀太三人──等一下我會介紹他們給你們三人認識──將他撿來的,根據秀太的說法,尚好像是日本和法國的混血兒,那時是我和你們剛才看到的霍利在照顧他的。」
    星際軍刀講了一大串。
    「啊……說太多了,我還是先帶你們去看總司令官吧!」

    當星際軍刀帶著眾人走進總司令室時,一個酷似柯博文的機器人正在和其他幾個機器人談論事情中。
    「我們先等一下好了。」
    星際軍刀停下腳步。
    柯博文和極衡三人也跟著停下腳步。
    大概又等了一陣子,那名酷似柯博文的機器人才結束了討論,並轉過頭望向星際軍刀。
    「歡迎回來,星際軍刀。報告書等一下給我就好。」
    機器人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迅雷總司令官?」
    「嗯,薩拉斯(Deszaras)似乎建造了一個堡壘……我不確定他是想要做什麼,但他好像──」
    「那還用說嗎?那傢伙一定是想要攻擊我們!」
    迅雷還沒說完,星際軍刀就打斷他的話。
    「唉呀……我還沒說完呢,他好像正將一整個要塞往塞博坦星的位置移動。」
    「塞博坦星?那個地方不是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嗎?那個混帳到底是想幹什麼?」
    「所以我們才要去調查,不是嗎?」
    迅雷頓了一頓,又說道:
    「我說……你就是這種地方沉不住氣,縱使你和薩拉斯以前有過什麼過節,那也是過去的事了。」
    「可是──!」
    「明天我、霍克、秀太、凱普(Cab)、密涅瓦(Minerva)、布拉卡(Blacker)、拉斯特(Laster)和布瑞帕(Braver)都會去偵查,你也準備一下。」
    「喔……」
    星際軍刀一臉不高興──雖然極衡還是看不出他的表情,他只能從他的言與行去看出他現在的情緒。
    ──星際軍刀和薩拉斯到底是甚麼關係?
    看著星際軍刀的生氣表情,亞斯特里爾不禁感到好奇。
    「對了,請問你是……」
    和星際軍刀對話完後,迅雷將視線轉向柯博文。
    同樣的,極衡也看不到迅雷的表情,不過他的表情似乎頗錯愕,但一瞬間又回到原貌。
    「喔,忘了跟你介紹,他是我在任務中遇見的,不知道是屬於哪個單位的博派戰士──」
    「我叫柯博文。」
    「柯博文……是嗎?」
    迅雷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然後,這三名人類是跟他一起來的──」
    「什麼跟他一起來,是反過來啦!」
    亞斯特里爾有點不高興了。
    「是沒錯。其實是我跟他們來的。」
    柯博文後面補上一句。
    「奇了,那你們是從哪來的?」
    星際軍刀又是一臉訝異。
    「……我想,你們應該是從別的次元來的。柯博文,你在你的世界是博派的總司令官,對不對?」
    迅雷倒是不怎麼驚訝。
    「你還真的知道耶,是誰告知你的呢?」
    柯博文也一樣看不出驚訝。
    「嗯……是前幾天我在這裡調閱報告書的時候,一名突然出現的人類告訴我的。」
    「人類?」
    極衡三人又是一副嚇到的表情。
    「沒甚麼好驚訝的吧?真要說的話,我自己也是人類,只是我習慣這個樣子很久了。」
    「什麼?」
    亞斯特里爾露出完全不能接受的表情。
    「好,回到主題上。那名人類自稱是里特──」
    「我們好像也碰過這個叫『里特』的人對吧……是在哪裡?」
    「這機器就是他給我們的,秋槙,你忘掉了嗎?」
    極衡舉起左手,亮出自己左手臂上的機器。
    「他就告訴我『成為天使的第十三之人即將到來,另一次元的領導者將以跟隨他的使者之身分前來』,在我還想問他時,他就離開了。」
    「你從來沒說過耶,總司令官。」
    「因為我沒放在心上啊,光是薩拉斯的事情就夠讓我煩心的了。」
    「薩拉斯是……?」
    「狂派的領導者。」
    「而且是摧毀世界的惡魔!」
    面對亞斯特里爾的疑問,迅雷的回應很簡潔,而星際軍刀的補充則是充滿了惡意。
    ──他們兩個之間到底是怎麼了?
    秋槙一直搞不清楚星際軍刀與薩拉斯之間怎麼會如此劍拔弩張到這種程度。
    「對了,先讓他們認識一下秀太他們吧?」
    眼見氣氛有點尷尬,迅雷決定截斷話題。

    「原來迅雷的人類模樣是長這樣啊……」
    三人走在一起的時候,亞斯特里爾發出嘆息聲。
    「怎麼了嗎?」
    走在三人前方的,是一名穿著單薄T恤,還理了個刺蝟頭的藍髮青年。
    「我倒是很久沒用這個樣子和人對話了,每次和秀太他們對話時我都已經很習慣用剛才那個機器人模樣了。」
    亞斯特里爾似乎完全沒在聽青年說話,只是將視線瞄向青年雙手手腕上裝備著的兩個金色手鐲。
    「那個是什麼?」
    「那個啊……那是能讓我變成機器人模樣的特殊物品……據說那是神尊之力的一部份,但實際的構造怎樣我也不清楚。」
    「是喔……」
    「我們是稱這種力量叫做『超神原力(Masterforce)』,秀太他們三人也有類似的東西,不過是銀色的就是,我的金色手鐲可能是因為我是總司令官吧……其實根本就不需要特別換一個顏色,那沒有意義。」

    「好難得喔,迅雷哥,怎麼今天突然想用回人類的模樣找我們了?」
    當迅雷領著極衡三人走進一個房間時,裡面三人一同轉過頭望向他。
    是三名青少年。
    說話的是一名黑髮的日裔青少年──在極衡的眼中大概和他們一樣17歲左右。
    「有三個新客人喔,我也只是為此特別用一下人類的模樣。」
    「新客人?」
    在日裔青少年身旁,一名膚色黝黑,應該是黑人人種的青少年放下手邊的書──縱使沒看過這本書,亞斯特里爾仍看得出來他手中拿的是瑞秋‧卡森(Rachael Carson)寫的《寂靜的春天》──轉頭面向迅雷和極衡三人。
    「是他們嗎?你們是從哪來的呢?」
    在房間一角的桌前像是在寫什麼東西的金髮少女也轉過頭看向他們。
    ──好像年齡都大了幾歲啊……他們應該是秀太、凱普和密涅瓦吧?
    秋槙心中猜測著。
    「我介紹一下……他是剛秀太(Shuta Go),」
    迅雷指著日裔青少年說道。
    「他是凱普‧卡林(Cab Karin),」
    他又指向那名黑人少年。
    「她是密涅瓦‧波提(Minerva Porte)。」
    他再將手指指向那名金髮少女。
    果不其然啊。
    極衡露出微笑。
    然後迅雷又開始介紹了:
    「秀太,他們三個人和我們一樣都是從地球來的──他的名字是張極衡,」
    迅雷指著極衡。
    「他是亞斯特里爾‧布拉赫。」
    他指向亞斯特里爾。
    「她是中村秋槙。」
    「和我們一樣是兩男一女呢,真是神奇的組合。」
    被喚作秀太的日裔青少年露出微笑。
    「很高興認識你。」
    凱普對極衡伸出手,極衡也反握回去。
    房間裡瀰漫著一股怡然的氣息,一點肅殺之氣都沒有。

    另一邊,柯博文一個人在入夜的基地外面走著。
    這裡並不是地球,但他還是能看到月球正高掛在天空。
    「喝!哈!」
    那是……星際軍刀的聲音?
    他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星際軍刀一個人拿著他之前看到的劍不停揮舞著,似乎是在練劍。
    月色下的星際軍刀顯得更是孤獨一人。
    「呦。」
    柯博文走過去打了聲招呼。
    但這似乎讓星際軍刀嚇了一跳,手中的劍就這麼掉到地上。
    而柯博文則撿起了這把劍。
    星際軍刀只是看著他。
    「有什麼事嗎?」
    柯博文沒有回應,只是拿著這把軍刀之刃揮舞著。
    讓星際軍刀訝異的是,柯博文明明是第一次拿這把軍刀之刃,揮出來的劍招卻不像是第一次拿劍──偏偏他就是沒看過柯博文有任何和劍有關的武器。
    「你不能單憑表像就去評斷一個人。」
    說完,柯博文先把劍還給星際軍刀,然後又問道:
    「你以前和薩拉斯有發生過什麼衝突嗎?」
    星際軍刀沒有回應。
    「我想知道。」
    柯博文又補上一句。
     
  7. WildDagger

    WildDagger Member

    Joined:
    Jan 4, 2009
    Posts:
    10
    Trophy Points:
    31
    Likes:
    +0
    Dimension-06 (Chinese Version)

    Dimension-06 兄弟 - Brotherhood(兄弟)

    那是個我們曾經做過的約定。
    「軍刀,你看看這個!」
    他拿著一片電子書給我。
    「這個是……」
    「似乎是很早以前的紀錄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
    薩拉斯……他那時很和善的。
    「我來看看。」
    我從他手上拿過這片電子書。
    那是古老的文獻,不曉得薩拉斯是從哪裡拿到的。
    上面寫的是塞博坦星的位置。
    也許和你們的世界有關吧?總之,在我們這個世界中,塞博坦星是一個已經不存在的星球,早在我們誕生前約12000年,相當於我們最早故鄉的塞博坦星已經毀於一場戰爭中,再也無法重建了,應該說,在經過了12000年的移民之後,塞博坦星只餘下傳說,真正的位置在哪,已經找不到了。
    你從哪拿到的?
    「某天我在調查我的家人遺物時找到的。」
    薩拉斯回道。
    那好像是他的祖先在塞博坦星毀滅前,為了預防以後自己回來時找不到塞博坦星的位置而刻意留下的座標。
    我不知道你們的世界有沒有類似的機器,在沒辦法判定絕對座標的宇宙中,那個機器很類似中國的指南車,就是移動多少便紀錄移動的方位和距離。
    「我想去找塞博坦星,然後重建它。」
    他如此告訴我他的構想。
    很單純,對吧?
    我那時也是這麼想的。
    所謂的博派族和狂派族在我們這邊沒有分的那麼涇渭分明,那也是我和身為狂派族的薩拉斯如此親近的原因。
    我和他的父母親都已經過世很久了,為了過活,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你想得到的工作我們大概都有摸過,最後,我們兩個一起進了變形金剛軍隊。
    他拿那個東西給我看也是進軍隊之前,最後一次在故鄉做一次告別時。
    「一起加油吧。我們就這麼約定嘍。」
    我這麼告訴他。
    「就這麼約定!」
    薩拉斯的臉上散出無邪的笑容。
    我很清楚他是認真的。
    那個地方……對我們而言是聖地沒錯,即使那個地方已經殘破到無法再住人。
    後來我就和他被分配到不同的部隊,但我還是和他有連絡。
    他那時是在前線部隊,而我在後方支援他們……那時候在伊修瓦爾星發生了駐守軍隊叛變之事,薩拉斯也跟著前線部隊一起前往鎮壓。
    回來後,他就變了。
    軍人該有的忠誠態度似乎他已經不掛在心上,後來還曾經發生過因為他拒絕命令而遭到處分的事。
    就在那一天──我親眼看到他攻擊了港口,就這麼舉起叛變之旗,然後……
    「你真的背叛了我們……混帳薩拉斯!我們的約定都不算數了嗎?」
    我對薩拉斯怒吼著。
    「軍刀,總有一天你會對軍隊感到厭惡的。那個約定……我還記得,我也會去實行的。」
    留下這話後,薩拉斯就和他的同伴揚長而去了。
    在港口的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薩拉斯離開,什麼都不能做……
    他留下的,只有謊言。
    而且是深深刺痛我的謊言。

    「原來是這樣。」
    聽完星際軍刀講完如此一長串的往事後,柯博文嘆了口氣。
    「在我那個世界也是差不多。」
    「也是博派和狂派在打仗嗎?」
    「嗯。」
    「唉……」
    星際軍刀也嘆了口氣,語氣中帶著憂鬱。
    「所以,你是為了打倒他而練劍的嗎?」
    「也不盡然……因為我是博派族的一份子。」
    無奈的話語聽在心中,又讓柯博文嘆了一口氣。
    「所以……我要保護我的同伴,還有這裡──」
    邊以憤怒的語氣說著,星際軍刀再揮下一刀。
    柯博文卻只是嘆息著。
    「星際軍刀……有時候這樣的決心反會產生更多爭端。」
    「咦?」
    原本以為同樣是博派的柯博文會支持他,但柯博文的反應卻讓星際軍刀訝異。
    「在我們的那個世界中,博狂派的爭端起源是能源危機,或許是一份執著,以及越到後來越難以簡單化的複雜問題,讓我們從以前打到昨天……現在想來說不定當時就將這問題簡單化會比較好。」
    「所以你想說什麼?」
    柯博文先說了一大串自己世界發生的事,讓星際軍刀有點不耐煩。
    「我們那時的決心就是引發爭端的源頭。當時這份決心變成了執著,最後讓戰爭朝無可收拾的方向前進……後來就是雙方都傷亡慘重。」
    星際軍刀不語。
    「有決心是好的,但你要在恰當的時候放下那份決心的執著……這樣才不會產生無法收拾的後果。」
    柯博文說完,逕自往基地的方向而去。
    星際軍刀只是看著他的背影。
    ──你甚麼也不懂……
    邊這麼想著,星際軍刀劈下一劍。
    「你甚麼也不懂……」

    「大概懂了,你們是從異世界來的,對吧?」
    秀太點了點頭。
    「這麼快就接受了?」
    相對的亞斯特里爾反倒是一臉迷惑。
    「嗯──因為我們也有和另外一個同樣有博派和狂派的世界接觸過。」
    迅雷在一旁補充道。
    「咦?」
    極衡三人一起望向他。
    「火焰柯博文(Fire Convoy)。他是那個世界的總司令官,聽說他的稱號好像是『火焰之總司令官』,我們跟他們接觸還滿多次的,聽他說他好像也認識柯博文。」
    迅雷又說道:
    「『次元警備隊』,他們是這麼稱呼自己隊伍的,我想他們應該是有我們這世界和柯博文的世界都沒有的多次元航行技術,所以才能接連跑到各個世界吧,次元崩壞的問題說不定也可以問問看他們。」
    三人一起點頭。
    ──火焰柯博文……他是誰啊?我可不記得我看過的動畫中有這號人物……他也是總司令官不是?既然是總司令官,我應該也看過他吧……
    雖然跟著點頭,亞斯特里爾的臉上卻顯出了困惑的神情。
    「RID。」
    察覺到亞斯特里爾的疑惑表情,極衡只說了這三個字。
    ──RID?擬態機器人(Robot in Disguise)是嗎?原來是他們啊……
    只說這麼一個關鍵字,亞斯特里爾就懂了。
    在他們對話的時候,凱普照樣在旁邊看著《寂靜的春天》,密涅瓦則看起來像是用一般的紙筆在寫信。
    「我們現在應該要做的,還是要前往薩拉斯的要塞窺測薩拉斯的意圖為何……希望他不是試圖將這個『黑暗要塞』拿來當成攻擊這個行星的武器。」
    「迅雷哥,我們不是一直都能破關斬將嗎?這次一定也沒問題的!」
    秀太露出笑容。
    「你還是一樣這麼樂天啊,秀太。」
    凱普放下手中的《寂靜的春天》,語氣不怎麼高興。
    「我也不認為這會是件簡單的任務,那是堡壘耶。迅雷哥,這次有多少人要參加偵察任務?」
    密涅瓦也把筆蓋蓋上,轉過身望向他們。
    「我、霍克、你們三人、星際軍刀、布拉卡、拉斯特和布瑞帕。」
    迅雷的回應也很快。
    「一、二、五、六、七……才九個人?會不會太少人了?」
    凱普回道。
    「不宜太多人去,畢竟是偵察行動,太多人的話很容易被發現行跡。」
    迅雷回道。
    「但萬一被發現的話也很危險,萬一大家全被包圍怎麼辦?」
    「所以我們要集體行動,密涅瓦。」
    「安啦,大不了就集中突擊這樣就沒問題了!」
    「……我真羨慕你樂天的性格啊,秀太。」
    面對秀太那躍躍欲試的話語,迅雷只是嘆了口氣。

    「大家對秀太是有甚麼意見嗎?」
    在回去的路上,極衡問起迅雷這問題。
    「喔,也沒什麼啦,大家都是一家人……只是秀太的舉動總是讓我們捏把冷汗就是,雖然他總是很衝,但他認真的時候還是可以很認真。」
    「從第一次遇到尚時他的反應來看就很清楚了。」
    「尚……說到這裡,我想我該告訴你們,為何我們這些地球人為何會來到這顆行星V。」
    迅雷一副沉重的表情,讓極衡感覺他接下來說的恐怕不是甚麼好事。
    「地球在三年以前被毀滅了。」
    聽到迅雷以平靜的語氣訴說這件事,在他身旁的三人只是一臉愕然。
    ──地球被毀滅……?
    「八年前,地球發生了最後一次『世界大戰』,身為戰爭核心的,就是我們這些能夠利用超神原力變身的『超神戰士』。」
    「咦……?」
    「其實……這場戰爭與狂派還是博派都沒有任何關係,那是人類自己挑起來的。當人類發現了古代遺跡中隱藏的超神原力後,他們試圖喚醒這股超神原力,我、秀太、凱普和密涅瓦都是當時的受實驗者,我們並沒有喊拒絕的權利,就像這樣被當成戰爭武器投入戰場。」
    「那你們又怎麼會成為博派的戰士呢?」
    「那已經是戰爭爆發五年後的事了。我們這些超神戰士在一次戰爭中遇上了前來地球偵查的星際軍刀和霍克,他們一起喚醒了我們的意志。」
    就像那只是個沒有任何值得傷感的事情一樣,迅雷繼續平靜述說著:
    「我們開始反抗製造我們出來的人類。但結果是,原本捲入戰爭的僅止於我們這些超神戰士而已,後來卻演變成了因為失去了我們這些超神戰士,人類便選擇以各種手段殲滅我們──對,包括核彈。那是過去人類最忌諱的最終武器,但人類卻毫不猶豫的使用了。」
    愕然變成了恐懼。
    極衡皺起眉頭、亞斯特里爾睜大雙眼、秋槙則是瑟縮著。
    人類為何會變得如此不可救藥?
    「尚的父母就是在一次核彈攻擊中喪生,我們是在浩劫過後的戰場找到了唯一的倖存者,也就是尚,當時他幾乎生命垂危,幸好霍克和火焰柯博文用他們的技術救了尚的生命,不然……我大概會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
    迅雷的表情到這時才出現了微微的波動。
    「那,戰爭是怎麼結束的?」
    秋槙仍然是用恐懼的語氣問道。
    「交戰的雙方對彼此的首都發射了最後兩顆氫彈。」
    迅雷回應著:
    「絕大多數的超神戰士為了阻止這兩顆氫彈毀滅近乎崩潰的地球而犧牲,雖然我們成功了,地球卻已經無法再住人,簡單的說,這場戰爭將地球變成了一顆死星,存活下來的人多半也得了致命的後遺症,而且也無法在繁衍後代──真要說的話,尚應該是僅存的最後一名人類了。」
    「怎麼會這樣……」
    極衡感到一陣悲哀。
    「我正打算在下次火焰柯博文他們再來到這裡時,就將尚託付給他們,請他們將尚帶離這個滿是罪惡的世界……也許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吧。」
    迅雷嘆了口氣。
    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懊悔的神情。
    「你覺得這對尚是好事嗎?」
    秋槙問道。
    「嗯?」
    「這件事起碼得問尚的想法吧?這是攸關他未來的事,他不該沒有決定權,就被你們這樣推來推去的……」
    秋槙的話中充滿了悲哀。
    「可是這對他而言,應該是最好的方式吧?和我們在一起生活,他會高興嗎?等他一旦知道世界的真實,他會接受嗎?」
    迅雷這麼說道。
    秋槙沒有回覆他。
    他們就這麼走過一個轉角,完全沒注意到一臉無法置信的尚就站在那個角落。
    就這麼看著四人遠去,尚一瞬間癱軟在牆角邊。
    『那是過去人類最忌諱的最終武器,但人類卻毫不猶豫的使用了……』
    『尚的父母就是在一次核彈攻擊中喪生……』
    『尚應該是僅存的最後一名人類了……』
    『我正打算在下次火焰柯博文他們再來到這裡時,就將尚託付給他們,請他們將尚帶離這個滿是罪惡的世界……』
    腦中不斷反覆著迅雷陳述的話語,尚只是喃喃說道:
    「……這就是世界嗎?」
    然後,他蜷曲著身子,嗚咽著。
    ──尚……對不起,我不該隱瞞你那麼久……
    跟在他後面的霍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他。

    隔天。

    「早安。」
    前來叫極衡等人起床的,是一名黃色的,看來是可以變成飛機的機器人。
    ──是霍克(Metalhawk)啊……
    極衡想了又想才想起這個機器人的名字。
    他可也不是每個變形金剛都認識──因為變形金剛真的太多了,多到讓他覺得能把每一個變形金剛都認出來的人絕對是怪胎。
    一旁的床舖上,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也正才從睡夢中醒來。
    「都起床了,那我就離開了。」
    說完,霍克便轉身離去。
    ──他是要去執行任務吧?昨天也是聽迅雷這麼說的……

    星際軍刀走進大廳。
    已經有一群人在那等他了。
    「早安,星際軍刀。」
    先出聲的是霍克。
    「早,霍克。」
    星際軍刀回得很簡單。
    「怎麼了,副司令……一大早就看你那麼憂鬱……發生甚麼事了嗎?」
    另一個軀幹為黑而四肢為黃的機器人看到星際軍刀似乎露出憂鬱的神情,便問道。
    「我沒有問題,拉斯特……」
    「怎麼可以說沒有問題,你明明臉上就寫著『心情不好』,不是嗎?」
    站在那架被星際軍刀稱呼為拉斯特的機器人身旁的另外一架和星際軍刀一樣藍紅配色但頭型不同的機器人也說道。
    「我真的沒有問題啦,布瑞帕。」
    「既然副司令說沒問題,那就當作真的沒問題吧。」
    布瑞帕身旁的另一個紅黑配色機器人拍了拍布瑞帕的肩膀。
    「謝了,布拉卡。」
    總算能從這尷尬場面中脫離,星際軍刀不由得鬆了口氣。
    「好,那我們就出發吧。」
    已經回到機器人模樣的迅雷將視線瞄向自己身邊的貨櫃車車廂和另外一台巨大的白色類貨櫃車。
    「超神合體──!」
    迅雷伸出左手,兩台貨櫃車拆解成無數裝甲,分別裝著在迅雷的身上。
    裝著完畢後,迅雷的模樣便有了巨大的改變──他的背後有著紅色的飛機機翼,胸甲則轉成白色,更有著莊嚴的形象。
    「──超神迅雷(God Ginrai)!」
    他叫著自己的「另一個」名字。
    可能是這已經是再稀鬆平常也不過的事,身邊的八架機器人──包括與警車合體,變成藍與白色為主配色的機器人的秀太、與消防車合體,變成紅與白色為主配色機器人的凱普、與救護車合體,和凱普一樣變成紅與白色為主配色機器人的密涅瓦──都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
    「開始行動!」
    超神迅雷說道,便往大廳的另一邊走去。
    星際軍刀等人則跟在後面。
    ──我會證明我的決心給你看的,柯博文。

    「火焰柯博文?喔,你是說他嗎……?人如其名一樣,全身都是火焰呢。」
    聽到極衡的疑問,柯博文露出難得的笑容──雖然他笑或不笑直接看上去都沒有兩樣。
    「……啊?」
    聽到柯博文這樣的形容,亞斯特里爾又是不知該怎麼回應才好。
    「星際軍刀他們也出動了吧……我真希望他們別出什麼狀況。」
    不管亞斯特里爾的疑問,柯博文只是望向天空。
    「對了,這個世界應該也有『使徒』吧?如果有,我們應該要怎麼對付他們?」
    秋槙突然的問題讓極衡也愣在那不知怎麼回答。
    「你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這件事……」
    他只能這麼回應。
    「所以我才怕啊。」
    柯博文繼續望著天空。
    雖然是同樣的碧藍天空、同樣的綠地和同樣的風,但這個星球偏偏不是地球。
    地球怎麼了呢?塞博坦星是不是也出了什麼狀況?
    這麼想著,柯博文內心感到一陣不安。

    超神迅雷等變形金剛跳出蟲洞。
    他們則發覺在這個發現的座標點上散佈的是一大片岩塊。
    「這裡是怎麼一回事?」
    秀太問道。
    「我懷疑這狀況似乎不單純……布拉卡、布瑞帕、拉斯特,你們三個人可能要做好合體的準備。」
    「了解。」
    三架機器人一起回應超神迅雷的命令。
    「總司令官,有……機器人的反應!」
    在眾人四處張望的時候,凱普突然叫道。
    「什麼?」
    超神迅雷一副被嚇著的模樣。
    「凱普,那個機器人是誰?」
    「我來比對一下數據庫……是……薩拉斯?」
    連凱普也不怎麼肯定自己的猜測,因為這太不可能了。
    哪有這種事的?那傢伙不是應該在要塞中嗎?
    「在哪裡?」
    星際軍刀以一副逼迫的口氣問道,讓凱普嚇了一跳。
    「呃……在那個方向……」
    「知道了!」
    下一秒,星際軍刀變形成戰鬥機立即往凱普指示的方向飛去。
    這舉動讓超神迅雷皺起眉頭。
    「他又來了……」
    「這才是他的本性啊,迅雷。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和薩拉斯的關係。」
    霍克在一旁露出莫可奈何的苦笑。
    「我很怕這是個陷阱。」
    「如果怕的話,就過去看看吧,迅雷。」
    霍克也變形成了另一台戰鬥機。
    「就聽你的!」
    迅雷和霍克一同離開。
    秀太、凱普、密涅瓦、布瑞帕、布拉卡和拉斯特也跟在後頭。

    當星際軍刀終於到了那個「地點」的時候,他終於看到了他的「目標」。
    全身傷痕累累的薩拉斯正躺在那邊,奄奄一息。
    堪稱是其最大特徵的背後似西洋龍之藍色機械翼已經毀到只剩下骨架、其裝甲也是破損不堪,似乎剛打過一場大戰一樣。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薩拉斯猛然閃了閃紅色的雙眼,並對星際軍刀伸出右手。
    「……軍刀。」
    他的話語聽來就像是使出全力說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終於來了……」
    薩拉斯又喊著。
    然後他沒了反應。
    「薩拉斯──!」
    星際軍刀看著眼前雙眼以極緩慢的速度閃爍著的薩拉斯,心想不妙。
    他想救薩拉斯,但又想到自己和他正是敵對關係。
    不對,我是要好好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絕對不是因為……
    「星際軍刀!那是──?」
    超神迅雷先一步抵達,看到星際軍刀身旁瀕臨死亡邊緣的薩拉斯,也是震驚不已。
    在他身後,霍克和秀太等人先後抵達。
    「密涅瓦!你來看看薩拉斯的狀況!所有人在一旁護衛!」
    「呃……了解!」
    密涅瓦隨即上前檢查薩拉斯的狀況。
    「知道了!」
    霍克、秀太和凱普舉起槍,星際軍刀、布瑞帕、布拉卡和拉斯特則拔出長劍護在一旁。
    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在一旁邊護衛著的同時,星際軍刀心中仍是在猜測著薩拉斯之前到底碰到了什麼事。

    尚一個人鎖在自己的房間中。
    躺在自己的床上,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恨誰。
    迅雷他們退出那場大戰的舉動,雖然不是直接但卻是間接令他家庭破碎的元凶。
    而發射那個核彈的到底是誰,他也沒辦法找到了。
    因為,照迅雷的說法來看,他已經是全世界最後一個人類了。
    像迅雷那樣的超神戰士是介於人與變形金剛之間的種族。
    真正什麼能力都沒有的人類,好像就只剩下他一個人。
    迅雷決定將尚送到火焰柯博文的世界這件事讓尚也不怎麼高興。
    他真正的感受好像被忽略了。
    我……我要怎麼辦……?
    叮咚。
    「是誰?」
    「是我啊,尚。」
    霍利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霍利嗎?」
    於是尚便下床,打開了房門。
    「有什麼事?」
    「和你談談昨天的事。」
    「有什麼好談的?反正就是這樣嘛……總有一天我也得離開這裡……」
    尚的回應十分沒好氣。
    「不可以喔,尚……你不該這麼自暴自棄,至少我們大家心裡都有你啊。」
    「……那麼,霍利,我在你心裡面到底是什麼?」
    雖然霍利試圖想讓尚的心情好一點,但尚卻反問這個問題,讓霍利也愣住了。
    這個……那個……我該怎麼說啊……
    看到霍利著急的想要說些什麼的樣子,尚只是搖起頭。
    「我看還是別說了。」
    說完他就把房門關了起來。
    「等一下,尚!」
    霍利才剛叫出聲,就聽到上鎖的聲音。
    天啊……

    柯博文和極衡三人在基地裡的庭院中呆坐著。
    「以前在學校時總是被課業給壓得喘不過氣,結果現在有這般空閒時,我反而覺得……好空虛。」
    極衡看著潔淨的地板,語帶無聊。
    「課業?」
    「你們兩個不是早就和我們一起上課數個月了嗎?我們上課的方式就是那樣了。」
    「喔……大概知道了。」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一起點頭。
    「真好啊……你們還有上課的日子。」
    「咦?塞博坦沒學校嗎?」
    「極衡,你是真忘了還是一時不記得,我們是被那個世界的昆特薩星人創造出來的工作機器,我們所貫注的知識,是我們經年累月學習得到的,並沒有學校這種東西可以給我們學習新知識。」
    「我忘了。」
    「……回的真乾脆啊。」
    面對極衡不到一秒就發出的回應,讓亞斯特里爾和秋槙都愣住了。

    「咳……」
    當薩拉斯從迷糊中清醒時,他第一眼看見的,是一名女性型機器人。
    「迅雷哥,薩拉斯醒來了。」
    薩拉斯感覺到的只有他正在漂浮。
    要漂浮到哪裡去?他感覺不到。
    他只知道自己正逐漸的漂流……
    「你總算醒了,薩拉斯。」
    這聲音薩拉斯還有印象。
    「……軍刀。」
    話才剛出口,星際軍刀已經將手中的軍刀之刃抵在他的額上。
    「你還有資格用這麼親暱的名字叫我嗎?」
    「副司令!」
    秀太等人一同喊道。
    「星際軍刀,就算你們之間有什麼過節,拜託你把劍放下。我們還有事情要問他。」
    「我能幫你們的也有限。」
    「你!」
    聽到薩拉斯的話,怒火中燒的星際軍刀立刻揮下一劍。
    鏘。
    薩拉斯的頭盔上的角便被軍刀之刃給砍斷。
    「給我老實點!」
    「我大概猜得出來你也不會照實說。」
    超神迅雷右手撐住下巴,一臉「我早就知道了」的模樣。
    「那麼,就說你知道……或者你願意透露給我們的東西吧,薩拉斯。」
    「也好……」
    薩拉斯露出苦笑。

    你們看到的這一大堆岩塊,是我做的。
    對,原本那是要塞的一部份,但我最後引爆了。
    要塞的目的地?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原本我是想要帶著我們狂派族到塞博坦星的方向去的。
    那個要塞……說是要塞,不如說是航宙行星,其大小和塞博坦星很像,是我們特地建造,用來替代塞博坦星的第二新塞博坦星。
    不過照這情況下來,恐怕得建造第三新塞博坦星了。
    要我別拐彎抹角?
    好吧,那我就切進正題吧。
    數天以前,一個自稱叫安德烈的超神戰士──沒錯,迅雷總司令官,他和你們一樣是能夠從人類變身成我們一樣的機器人的特異存在──前來拜訪我們,並告知我們手中的塞博坦星座標有誤。
    我要是能一直相信自己的祖先留下來的座標就好,但我前前後後找了好幾次我卻沒辦法到達塞博坦星確切位置。
    在他告訴我之後,我想也許我們可以吧,可以準確的到達塞博坦星。
    但很快的我就後悔了。
    跟著他的座標,我們到達的不是塞博坦星,是伊修瓦爾星。
    ……對,就是那顆罪惡之星,你們博派已經把伊修瓦爾星的座標完全從主電腦中刪除,所以才不知道,但現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方的的確確是那個罪惡之星的殘骸,你該知道的,霍克,當時就是你下達殲滅伊修瓦爾星指令的,不是嗎?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軍刀。我知道這很難接受,但這是事實。
    總之,當我知道我們到達的不是塞博坦星,是伊修瓦爾星時,我就和他起了衝突。
    最後我們這些狂派族也與他決裂,但他已經控制了整個第二新塞博坦星,也有了一票他的黨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連博派族的士兵都在他的手下──所以我們選擇引爆第二新塞博坦星。
    我們成功了,但我最接近爆炸的震源,於是我就和我的同伴們分開了。
    至於引爆後殘餘的要塞部份往哪去了,因為那時我已經失去了意識,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能提供的大概就是這些了。

    「結果現在沒了狂派,又來個不知道是誰的怪傢伙是嗎?」
    超神迅雷嘆了口氣。
    可能是吧。
    星際軍刀又瞪了薩拉斯一眼。
    「這件事恐怕不能等閒視之。」
    霍克說道。
    「我想也是。秀太,連絡一下霍利他們,一定要盡最大努力找到那個爆炸的碎片。」
    「等一下,如果引爆成功的話,那『你』的『同伴』呢?」
    星際軍刀再瞪了薩拉斯一眼。
    「不就說了……我和他們分散了。」
    薩拉斯只是用柔和的眼神看著星際軍刀。
    「我說完了。你要怎樣就隨便你吧,軍刀。最起碼……你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雙手一攤,薩拉斯一副聽天由命狀。
    星際軍刀猛然一揮將劍抵在薩拉斯胸前。
    「星際軍刀!」
    「副司令官!」
    眾人不約而同一起大叫。
    星際軍刀仍是皺著眉頭。
    然後他輕輕一挑。
    劍尖在薩拉斯的胸甲上留下了淺淺的痕跡。
    「哼。」
    將劍收回背上,星際軍刀仍是皺著眉頭。

    『所有博派成員請注意,已偵測到未知的巨大質量物體正朝本星而來,請所有博派戰士立即前往行星V司令部報到,未參與戰鬥者請儘速朝避難所方向前進。重複一次……』
    當極衡三人與柯博文正因為找不到什麼話題可聊而煩悶不已時,廣播突然傳出聲音。
    亞斯特里爾的臉上閃過一絲皺眉的神情。
    「發生什麼事?」
    「那聽起來很像霍利的聲音,是怎麼了嗎?」
    「我們過去看看。」
    在柯博文的提議下,三人一起點頭。

    尚同樣也聽到了霍利的廣播。
    「得去才行啊……可是……我動不了……」
    抱膝呆坐於床上,尚還是沒有反應。
    「我要怎麼辦……爸……媽……」
    他看了看桌上。
    一張像是合照的相片正擱在上頭。
    那是他和迅雷、秀太、凱普和密涅瓦的合照。

    此時柯博文和極衡三人也趕到了司令所。
    霍利正將右手貼在耳邊不知在和誰對話。
    「對,沒錯,大概是十分鐘前突破了第一防衛線,是朝著我們這邊飛來的……你是說模樣嗎?我們還沒辦法判定,這傢伙的速度太快了,如果不擋下來,一小時內就會和行星V撞上,根據光足(Lightfoot)的計算來看,一旦撞下來恐怕整個行星V的表面就會毀了。」
    邊對話著,霍利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什麼?你是說那是薩拉斯的要塞?怎麼會……咦?操縱這要塞的不是薩拉斯他們,那會是誰?安德烈?是嗎?我知道了。我會在你們回來前快點把事情處理好的。」
    掛斷通訊後,霍利將視線轉向司令部中的一架灰色且看來是由賽車變形成的變形金剛。
    「光足,總司令官說操縱要塞的是一架叫安德烈的超神戰士,找一下博狂派的人口資料庫看看有沒有這個人。」
    「給個拼音,你別忘了資料庫是要準確的拼音才行,容許的模糊並不多。」
    「……A-N-D-R-E-W吧?總司令官只有給發音而已,沒有拼音。」
    「算了,還好就算是ANDRU這資料庫也接受。」
    灰色的變形金剛開始敲起鍵盤。
    司令部的大螢幕上顯示出從遠方飛來的大質量物體──那看起來宛如一個冥王星般的矮行星大小──還可以看到其後方正不斷掉落碎片。
    光足上方的螢幕則顯示出資料庫比對的結果。
    雖然是沒看過的字體,但極衡卻看得懂。
    全部都是「比對不符合」。
    無論是霍利給的「ANDREW」或者是同音、聲音近似但拼音不同的「ANDRU」、「ENDREW」等通通都沒有符合的字樣。
    「等一下,ANDREAS呢?」
    亞斯特里爾突然插進話來。
    「啊,是你們啊,什麼時候進來的?」
    「當然是你們在忙的時候。事情好像很嚴重了。」
    「那當然啊……迅雷總司令官和星際軍刀副總司令都不在,這樣真的很麻煩,我可連霍克的能力都不足一半,但現在這種狀況下最高層級的指揮者居然只剩下我……真是太不巧了。」
    於霍利對極衡發起牢騷來時,光足突然大喊:
    「霍利!資料庫沒有符合的資料!」
    霍利皺起眉頭。
    「那到底是誰?」
    「安德烈……這應該是使徒的名字吧。」
    極橫接在霍利的話後回覆他。
    「果然又碰到了,這次是『第二使徒』嗎?」
    秋槙一臉沒好氣。
    「我看可能是。那下一個世界就是『第三使徒』了吧,薩基爾(Sachiel)嗎?」
    亞斯特里爾說道。
    「照這名字邏輯來看的話恐怕不是水之天使喔。」
    極衡回道。
    「既然如此,我想我們大概也能幫的上忙吧?」
    亞斯特里爾望向霍利道。
    你變的好積極啊,前一個世界中你明明還賴著不肯戰鬥呢。
    看著亞斯特里爾的堅定神情,極衡感到訝異不已。
    「……我只是不想讓奇普的事情再發生一次而已。」
    發覺極衡的詫異神情,亞斯特里爾只是如此回覆。
    「事不宜遲,光足,這裡交給你了,我要到第一太空站進行編隊。不好意思,極衡、亞斯特里爾、秋槙、柯博文,麻煩跟我來。」
    「好的。」
    三人和柯博文一同點頭,便跟在霍利身後離開了司令部。
    ──第二使徒……?那也就是說,有第一使徒嗎?不曉得他們的第一使徒是指誰?
    瞄了瞄極衡三人的背影,光足開始猜想著。

    穿過蟲洞,超神迅雷和其他機器人一起回到了行星V的宙域。
    失去行動能力的薩拉斯則由密涅瓦和秀太一起支撐著。
    星際軍刀看著超神迅雷的背影,感到迷惘不已。
    我的敵人到底是誰……?
    在其遠方,宛如被壓扁的球體的不明物體正朝著塞博坦星前進。
    「那個是……?」
    霍克感到不可思議。
    「新回歸者(Neo Returner)。那是我們的第二新塞博坦星控制中樞兼要塞的功能。原本是在第二新塞博坦星的地底下,但我們當初在建造的時候,就有將裝甲材質強化,第二新塞博坦星的自爆根本毀不了它。要破壞它的方法,只有從內部啟動要塞的自爆裝置。」
    薩拉斯回道。
    「是嗎……」
    「那不行的話……」
    「就沒有辦法了,聽你們那邊的觀測結果,這要塞正往行星V撞上去對吧?」
    「好像是。」
    星際軍刀用冷冷的語氣回道。
    「我覺得你們那邊推測太樂觀了。這麼大質量的物體撞下來,不但行星V會毀滅,甚至其破片可能會波及到整個星系,或者是整個宇宙。」
    薩拉斯用平靜的語氣述說著他的推測。
    但就是因為用的語氣太平靜了,反倒讓眾人一陣恐慌。
    「這下真不妙……」
    超神迅雷皺起眉頭。
    「我們先去第一太空站,霍利會在那邊和我們會合。」
    將耳邊的右手放下,霍克說道。
    「好。」
    超神迅雷看著眾人。
    眾人一同點頭。

    尚一打開門,門外已經沒有人了。
    我……我該去哪裡……?
    他漫無目的的一個人在基地中徘徊著。
    「尚?」
    直到他遇見了極衡他們。
    極衡迅速衝上前抓住尚的手。
    「你怎麼了……?」
    尚沒有回應。
    無神的雙眼在秋槙的眼中顯得十分恐怖。
    「沒時間了,直接把尚帶到第一太空站吧!」
    霍利說完,就變形成警車。
    極衡三人也將尚給拉上警車。

    「他受到的衝擊可能太大了。」
    在行駛的路上,霍利這麼說道。
    「霍利……我真的搞不懂,迅雷的想法為什麼會讓尚衝擊那麼大?」
    「可能是因為對尚而言,迅雷就像父親一樣,所以會讓他有『被父母拋棄』的感覺吧。要一個八歲小孩面對被父母拋棄的痛苦確實很糟。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體會,極衡……至少尚已經失去一次父母親,他應該是不想再失去一次。」
    被父母拋棄啊……
    聽到霍利的猜測,極衡想起自己父母親此刻也遠在國外。
    說不定他們也受到時空重疊的波及了吧……
    他嘆了口氣。
    亞斯特里爾和秋槙也想起自己母國的親人。
    對他們而言,他們已經和自己的父母都分開了。
    即使是這麼緊急的狀況,他們也不知道要怎麼和對方聯絡。
    三人沉默不語。
    霍利似乎也不打算再說什麼,只是一路向前行。

    當霍利、柯博文和極衡四人一起到達第一太空站的時候,超神迅雷已經在那邊等很久了。
    「你們來啦……尚?他怎麼了?」
    看見躺在秋槙懷中睡得很熟的尚,迅雷只是皺起眉頭。
    「很大的衝擊。」
    極衡回道。
    「現在也沒辦法管那麼多了,我們得快點擬定對策。」
    發現超神迅雷似乎在想什麼,霍克立刻在一旁提醒他。
    「嗯,我知道……極衡、亞斯特里爾、秋槙,你們三人有辦法戰鬥嗎?」
    超神迅雷將視線轉向極衡三人。
    「應該算吧。」
    極衡回道。
    「好,那我們開始分配一下攻擊方向吧。」

    「那就這樣了……秀太、凱普、密涅瓦、拉斯特、布瑞帕和布拉卡你們六人一隊,我、星際軍刀、極衡、亞斯特里爾、秋槙和柯博文就一隊,從左右進到要塞中,霍克,其他的兵力就麻煩你指揮;霍利,尚就拜託你了。」
    超神迅雷說完,就示意眾人朝出擊口方向前進。
    「距離要塞墜落行星還有十分鐘。」
    十分鐘耶……我們來的及嗎?
    當極衡這麼想的時候,有個聲音又冒了出來。
    「軍刀,我和你們一起去。」
    「……你身體撐得住嗎,薩拉斯?」
    星際軍刀的語氣還是有點冷,但比之前和緩不少。
    「裡面的結構我最清楚,我們要拚最快的速度。」
    「自己要跟就跟來吧,到時被擊墜了別怪我。」
    「星際軍刀!」
    超神迅雷猛然的一聲爆吼讓星際軍刀皺起眉頭。
    但在他皺眉的同時,迅雷也將視線轉向薩拉斯。
    「那就麻煩你了,薩拉斯。」
    語氣的轉變快到讓剛才爆吼的超神迅雷像是另外一個人一樣。
    星際軍刀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星際軍刀真的那麼恨薩拉斯嗎?
    極衡看著三人的互動,嘆了口氣。
    「好,出動了!」
    迅雷大叫著。
    眾人一起走向出擊口。
    極衡三人舉起左手。
    「TRANSFORMATION!」
    強光閃過,以紅綠藍三色為塗裝的機器人便取代了極衡三人的位置。
    「……你們果然也是超神戰士……雖然和我們的系統不一樣就是。」
    眾人一陣咋舌。
    「別管那麼多了,走吧。」
    亞斯特里爾變身的藍色機器人叫道。

    離開第一太空站後,眾人一起朝有如冥王星般大小的要塞的方向飛去。
    「第一次在宇宙戰鬥,應該會不習慣吧?」
    柯博文在一旁看著極衡三人。
    但很快他就發覺他的擔憂是多餘的──三人對於宇宙的適性似乎很高。
    相對於三人的快速適應,柯博文卻發現薩拉斯似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方向。
    也對,他傷成那個樣子還能跟上已經是奇蹟了……
    薩拉斯的背上原本的一雙翅膀現在只剩下一片,平衡勢必大受影響。
    「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那是誰的台詞啊,極衡?」
    聽到極衡的喃喃自語,秋槙笑了出來。
    「某個最後發瘋的人說的話。」
    「你要看是哪個版本吧,平行宇宙中的他可沒瘋掉。」
    亞斯特里爾在一旁嚷道。
    「好,按照原定計畫從兩邊攻擊,其他的就交給霍克和霍利來指揮了,沒問題吧?」
    在最前頭的超神迅雷轉頭望向眾人。
    眾人一起點頭。
    下一秒,一大隊變形金剛就分成兩支小隊。
    薩拉斯則跟著超神迅雷他們。
    「從這個位置的第一卦限‧Charlie方向可以看到上面標記Alep-63區的一道牆壁,那裡是距離總司令室最近的入口,直接進去就好。」
    當他們前進一陣子後,薩拉斯便說道。
    「謝了。我們走吧。」
    超神迅雷往右上方飛去,眾人自然也跟在後面。
    星際軍刀則不時轉頭瞄了瞄薩拉斯。
    極衡似能看出他的心情極其複雜。
    就在他們眼前,一群狂派族和博派族混合的士兵群已經出現並擋在他們眼前。
    「……看來沒辦法了,我們強行突破吧!」
    超神迅雷擺出發射姿態。
    星際軍刀和極衡也抽出劍。
    秋槙則是一手拿步槍,另一手則拿著小刀。
    亞斯特里爾和柯博文也舉起大砲。
    薩拉斯臉上雖帶著遲疑,卻還是抽出了步槍。
    「真沒想到,極衡你也是拿劍的。」
    「習慣吧。」
    面對星際軍刀的好奇,極衡只是用平淡的語氣回道。
    「星際軍刀、極衡,你們兩個當前鋒,我們在後面支援你們!」
    超神迅雷命令道。
    「了解!」
    從兩邊竄出,極衡和星際軍刀舉劍衝向對方。
    唰。
    兩道劍光閃過,數架機器人已經被兩人斬首。
    「發射!」
    一聲令下,超神迅雷和其他手持步槍大砲的同伴一同掃射前方。
    轟!
    一發命中造成全面引爆。
    在他們眼前的只剩下殘破的機械碎片。
    「事不宜遲,走吧!」
    「嗯!」
    眾人繼續前行。

    「嗯……」
    當尚悠悠醒轉之時,他發現自己正躺在第一太空站的司令室中。
    霍利正和霍克拚了命在指揮軍隊。
    「對,我說的是第四卦限‧Bravo,第27小隊往該區域移動;第64小隊請往第六卦限‧Delta區域移動;第42小隊請往第五卦限‧India區域移動。」
    能夠聽到霍利用急促的語氣不斷重複著命令。
    霍克則是在鍵盤上快速敲打著。
    「第88小隊往第一卦限‧Alpha方向前進!以各個方向攻擊,掩護總司令官他們!」
    「……發現附近有蟲洞產生!」
    在兩人命令的同時,一名操作員發出慘叫。
    「什麼?距離這裡多遠?」
    「很近!不到三公尺!」
    「糟了!」
    霍利心想不妙,尚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能夠確定是誰嗎?」
    「熱源比對確認中……這是……火焰柯博文和超神馬格斯?」
    「他們兩個怎麼偏偏挑這時候來……跟他們講先到這裡來吧。」
    「知道了!」
    聽到火焰柯博文的名字,尚感到有點不安。
    他是要來帶走我的嗎……?

    突破重重兵力後,七架機器人鑽進了這被薩拉斯稱做「新回歸者」的要塞中。
    「往這邊。」
    薩拉斯在前頭一馬當先帶著眾人往更深處前進。
    星際軍刀的潛意識卻還是不信任他。
    他會不會把我們都帶進險境?總司令官這麼信任他真的好嗎?
    雖然抱著疑問,星際軍刀卻什麼也沒說。

    轟!
    在超神迅雷的攻擊下,新回歸者的司令室大門不過短短幾秒鐘就成了一堆廢鐵。
    七架機器人一起衝進司令室中。
    裡面什麼人都沒有,只有一名男子以及一輛咖啡色的跑車在等待著他們。
    「果然是你……使徒‧安德烈。」
    極衡將劍尖指向男子。
    「還能追到這裡算你不簡單,柯爾波。」
    男子舉起雙手,並且將雙手手上的手鐲互碰。
    「超神之力,啟動!」
    下一秒,跑車與男子融合,變成了另一架機器人。
    在極衡還沒上前制住他時,這架咖啡色的機器人便拿出了一挺大砲直指極衡。
    「那是……金屬生命破壞砲?快點閃開,極衡!」
    薩拉斯大喊著,並且衝上前去。
    「薩拉斯?」
    星際軍刀還沒反應過來,薩拉斯已經衝過他身邊。
    同時安德烈也扣下扳機。
    「神罰即將開始……我將會告訴你們什麼是違反神所該受的死亡之罪──!」
    又是一聲「轟!」
    煙霧散去,星際軍刀這才發現薩拉斯已經撲上前一把將極衡給壓倒在地。
    光束砲則將司令室的牆壁開了另一個大洞。
    「別以為閃過我這一砲就結束了!」
    安德烈又扣下了好幾次扳機。
    極衡和薩拉斯立刻各自閃躲,但此一動作卻讓安德烈更是扣個不停。
    霎時間,光束在司令室中胡亂飛舞著,所有在司令室中的機器人只是不斷閃躲,絲毫無法靠近這架咖啡色的機器人。
    「這傢伙!」
    極衡左閃右閃,卻還是無法靠近安德烈。
    此時,星際軍刀也靠到了極衡身邊。
    「分頭攻擊。」
    星際軍刀只說了這四個字。
    「……了解!」
    在光束飛來的同時,兩人閃過,一個往左一個往右分頭逼近安德烈。
    舉起軍刀之刃,星際軍刀劈向安德烈。
    「將命運一刀兩斷!」
    唰。
    「做好覺悟吧!」
    極衡也揮出自己的手中的劍。
    唰。
    兩道劍痕在安德烈身上留下致命的傷痕。
    「……還不錯嘛……但是……我還沒有認輸!」
    安德烈扣下了最後的一砲。
    光束直朝超神迅雷而去。
    「快閃──!」
    薩拉斯撲向超神迅雷。
    但慢了一步。
    縱使有重裝甲,在金屬生命破壞砲射出的光束面前依然是毫無用武之地。
    超神迅雷的裝甲就這麼被擊破,光束直接貫穿他的胸口。
    而安德烈的機械身軀也在同時爆炸了。
    往後一倒,超神迅雷便跌坐在司令室牆角邊。
    「不……不……不……不──!」
    令星際軍刀意外的是,他原本以為只有自己在哭喊,但薩拉斯卻喊得比他大聲。
    拋下手邊的武器,兩人一起奔向超神迅雷的身邊。
    「哈……我想……這大概是我最後的極限了吧……」
    「別說這種蠢話!」
    聽到超神迅雷那近乎遺言的話語,薩拉斯只是大吼著。
    但超神迅雷卻只是用眼神透露出他像在微笑的表情。
    「星際軍刀……下一任的總司令官……由你來接任……」
    「總司令官!」
    星際軍刀沒有回答是或否的答案,他只是繼續用震驚的語氣呼喊著超神迅雷的職位名稱。
    超神迅雷將視線轉向極衡三人。
    「極衡……幫我好好照顧尚……他……一定得過的幸福才行……」
    舉起右手,超神迅雷往極衡的方向伸出。
    極衡則上前抓住超神迅雷的右手。
    「……我答應你。」
    「……謝謝。」
    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後,超神迅雷的雙眼便逐漸的失去光芒。
    右手也從極衡的手上滑落。
    「總司令官!」
    「迅雷!」
    柯博文也一臉不敢相信貌。
    此時亞斯特里爾卻打斷了他們。
    「薩拉斯!你知道怎麼操縱這個要塞嗎?只剩下不到五十秒,這個要塞就要進入行星V的大氣層了!」
    「我來看看!」
    薩拉斯拋下星際軍刀和超神迅雷,跑向站在司令室控制面板旁的亞斯特里爾。
    「應該是這樣……那樣……好了!」
    「航道設定完畢」。
    螢幕上冒出這段字。
    「逆噴射系統,啟動!」
    薩拉斯迅速按下確認鍵。
    整個要塞先是一陣靜默之後,開始往另一個方向開始緩慢升起。
    極衡的感覺是他正在搭乘台北101直達觀景台的電梯那樣的往上快速升高。

    「為什麼又這樣……迅雷哥……秀太哥……凱普哥……密涅瓦大姊……」
    尚的啜泣不是沒有理由的。
    除了超神迅雷以外,秀太、凱普和密涅瓦也在要塞攻略戰中受到攻擊,傷重不治。
    對尚來說,和他最親近的四個家人都走了。
    只留下他一個人。
    另一邊,柯博文則和火焰柯博文交談著。
    「好久不見了,柯博文。」
    「的確是很久不見……我倒沒想過我們會在這邊重逢。」
    「這是一種緣分啊。」
    「也是。對了,你應該知道次元界線正在崩毀吧?」
    「這點我清楚不過,你以為我跑次元都是白跑的?」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先去你們的次元確認一下狀況吧。」
    「沒問題。」
    就在他們講話的同時,回復人類模樣的極衡三人也圍到了尚的身邊。
    秋槙看著淚流不止的尚,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接下來你要怎麼辦?」
    「我……」
    「迅雷之前有說希望將你送到火焰柯博文的世界……我想問你的意願。」
    秋槙直視著尚的雙眼,令尚感到一股壓力。
    「……也沒關係了。真的算是我家人的人……已經都不存在了。雖然都沒有血緣關係,可是對我來說……我又失去了一次家人。」
    他終於忍不住情緒,號啕大哭起來。
    秋槙只是展開雙臂讓他在自己懷中哭個夠。
    「放心好了……你不會感到孤獨的。我想勇氣應該會很高興自己多了一個弟弟。」
    火焰柯博文走上前對著尚說道。
    真的嗎?
    尚只是抱著這個問題。
    聽到弟弟的字眼,星際軍刀和薩拉斯同時互望了一眼。
    於是薩拉斯先伸出了自己的手。
    「握手吧。你還願意和我做朋友嗎?」
    星際軍刀愣了幾秒,才伸出自己的手。
    「……我願意。」
     

Share This Page